分类目录尼日利亚

尼日利亚制成品贸易逆差在第三季度达到2.3万亿奈拉

尼日利亚制成品贸易逆差在第三季度达到2.3万亿奈拉

据尼日利亚《每日信报》12月13日报道,尼日利亚制成品贸易逆差在2018年第三季度达到2.3万亿奈拉。国家统计局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2018年第三季度其制成品贸易总额为2.69万亿奈拉,其出口品价值为658亿,而进口制成品则为2.62万亿。

对该报告的分析显示,本季度,进口制成品比2018年第二季度增加了122.97%。同样,制成品的出口比2017年第三季度的水平高出116.1%。在制成品行业,船只及相关零件出口到喀麦隆,刚果和中国香港三地,价值分别为90亿,29亿和13亿。本季度,尼日利亚还向加纳出口了重量不超过1.5万公斤的飞机,价值56亿奈拉。未经锻造的铝合金(价值42亿奈拉)出口到日本,而初级形式的聚乙烯(价值为24亿奈拉)出口到中国。

在进口方面,尼日利亚从韩国进口价值1.16万亿奈拉的浮式或潜水钻井或生产平台。二手车主要从美国和巴西进口,价值453亿和120亿奈拉。医疗,外科科学的其他仪器和设备从荷兰进口,价值367亿。摩托车和自行车从印度和中国进口,价值分别为292亿和119.7亿。(姚家威)

来源:驻尼日利亚使馆经商处

奈拉黑市跌至370兑1美元,尼日利亚出手干预BDC市场

尼日利亚央行(Central Bank of Nigeria,CBN)周四表示,由于奈拉在黑市上大幅走软,该行计划增加对外汇交易机构的美元销售。

尼日利亚央行在一份声明中表示,从12月6日起将拍卖日从3天延长至4天,以实施特殊的外汇干预,以满足个人对美元的需求。在此之前,干预日为周一、周三和周五。

随着圣诞节临近,为了满足尼日利亚个人和商务旅行对美元的需求,尼日利亚央行除了现有市场天(周一,周三和周五),引入了一个特殊干预,即每个星期四另外提供15000美元干预BDC市场。

奈拉周四在黑市上下跌1%,跌至370奈拉兑1美元。这是奈拉自2017年8月以来最疲弱的跌幅。周四,naira在银行间市场也走软。它在官方市场上的交易价格为306.80,这代表着央行通过频繁干预将其维持了一年多的稳定利率。

自2016年以来,尼日利亚奈拉一直受到美元短缺的打击。交易员们表示,随着投资者结清账目,供应短缺可能在接近年底时加剧,使尼日利亚央行成为市场上主要的美元供应者。

为了保持奈拉的稳定,尼日利亚央行一直在耗尽美元储备。去年10月,尼日利亚政府斥资22亿美元支撑奈拉。

除了频繁的干预,尼日利亚央行还一直在提高国债收益率以吸引海外资金。然而,分析人士表示,油价下跌和2019年大选的前景令外国投资者望而却步。

尼日利亚石油部长卡奇库武 ( Kachikwu)周三表示,在欧佩克(OPEC)下周召开会议之前,该国仍未决定是否考虑减产。

由尼日利亚华人网采编自外媒,不代表小号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

尼日利亚计划在未来5年内减少进口商品3.8万亿奈拉

据《尼日利亚论坛报》1121日报道,科学和技术部长奥邦纳亚·奥努博士在阿布贾国防学院演讲中表示,联邦政府计划在五年内减少10.8%的进口商品,合计约3.8万亿奈拉。

奥努指出,这一独特并具有革命性的战略可以创造400多万个工作岗位。在原材料和产品开发方面的国家竞争力国家战略是尼日利亚的必需品,是在国民经济受到创伤并最终陷入衰退的必然选择。该战略的目的是提供一个永久的战略框架,克服对石油和天然气的高度依赖,改变单一产品经济现状,增加在全球市场的定价权。该战略旨可以挖掘尼日利亚的丰富潜力,提升全球竞争力排名。该战略的成功实施将在短短5年内实现不可逆转的工业革命。

奥努表示,通过与企业构建战略联盟,可以改善高校的教学课程,增加毕业生的就业机会,从而大幅减少毕业生的失业率。国家竞争力战略和联邦政府经济复苏增长计划需要利用科学、技术和创新来提高竞争力和建立知识型经济,尼日利亚正在努力实现这一目标。(缪成石)

 

尼日利亚货币政策委员会再次决定继续维持14%的基准利率

据尼日利亚《抨击报》1122日报道,1121日至22日召开的尼货币政策委员会会议再次决定继续维持现有货币政策,即14%的基准利率、22.5%的存款准备金率、30%的流动性比率、基准利率+200-500个基点的非对称利率走廊。

尼日利亚中央银行行长艾米菲尔德表示,10月份通胀水平的下降只是暂时的,不可持续,尼经济仍面临较高的通胀风险。为稳定投资者信心和市场预期,货币政策委员会全体11名委员一致决定维持现有货币政策。(王浩)

 

驻拉各斯总领事巢小良会见中土尼日利亚公司新任总经理

11月14日,驻拉各斯总领事巢小良会见中土尼日利亚有限公司新任总经理姜义高。

巢总领事欢迎姜义高总经理来尼履新,向其介绍了领区政治、经济、安全形势等相关情况,强调尼是非洲第一大经济体和第一人口大国,而拉各斯是尼日利亚乃至西非的商贸中心,随着双边关系的不断发展,中尼经贸合作潜力巨大,在尼中资企业也将迎来更多的发展机遇。巢总领事高度评价中土尼日利亚公司在尼发展取得的成就,表示将继续为包括中土公司在内的在尼中资企业提供更好的服务。巢总领事特别提醒2019年是尼大选年,在复杂的安全形势下,企业要注意各类安全风险,做好安全预案,妥善应对。

姜总经理向巢总领事介绍了中土集团在尼发展情况,并感谢总领馆长期以来对公司的关心与支持。

尼日利亚州长们列出接受30000奈拉最低工资标准的前提条件

尼日利亚《泰晤士报》1115日消息,尼日利亚州长论坛(NigerianGovernors’ Forum)表示,接受30000奈拉最低工资标准的前条件为:工会同意削减工人数量,或者联邦政府对国家收入分配比例进行调整。州长论坛为此专门成立了一个委员会,同总统进行磋商以尽快拿出解决方案。委员会成员有拉各斯州、凯比州、高原州、包奇州、阿夸伊博姆州、埃邦伊州、埃努古州和卡杜纳州的州长。

尼日利亚州长论坛周三在阿布贾举行紧急会议后,论坛主席赞法拉州州长雅里(Abdul’azizYari)公开表示,实施30000奈拉的最低工资标准是不切实际的,除非削减工人数量或者对国家收入分配比例进行调整。三方委员会当时提交给总统的最低工资标准报告中,没有涵盖州长们提交的关于22500奈拉标准的报告,三方委员会给出的理由是州长的报告提交迟了。在缺少州长报告的情况下,三方委员会的工作是有偏颇的。

雅里说:“我们主观上还是愿意支付的,但问题是客观上没有支付能力。2015年布哈里总统刚刚执政时,最低工资标准是18000奈拉,当时有27个州无力支付。如果现在将标准提高到30000奈拉,那么就只有拉各斯州有能力支付,连情况较好的河流州都没能力支付。目前拉各斯每年花费70亿奈拉用于工资支付,如果标准提高到30000奈拉,那么就要花费130亿奈拉。”雅里补充说:“今天工会要求涨工资,明天工会又会指责政府没有修建更多的基础设施,可是钱全部都用于发放工资了。”

雅里进一步表示,州长们将会与工会领袖进行进一步沟通,让他们理解为什么州长们支付新的工资标准有困难。他还透露,州长们还对卫生服务税、人力资源等议题进行了讨论。(罗艺)

 

港口的拥堵、低效和腐败阻碍尼日利亚经济发展

据《卫报》14日报道,拉各斯工商会近日发布报告显示,由于阿帕帕港口基础设施陈旧、交通拥堵、延误严重、管理人员贪污腐败、非法收费和不安全因素影响,尼日利亚每年损失190亿美元。据世界银行跨境贸易调查显示,全球190个国家中,尼日利亚进出口货物所需时间和费用成本排名倒数第九,低于叙利亚和阿富汗。

尼日利亚官员:进博会为世界各国带来更多发展机遇

国际在线报道(记者 张威伟):尼日利亚工业、贸易与投资部常务秘书桑迪·阿克潘8日在上海表示,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将世界各国紧密联系在一起,包括尼日利亚在内的各个国家都将从中获得更大的发展机遇。

  桑迪·阿克潘率领尼日利亚联邦工业、贸易与投资部代表团来沪参加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并于8日上午举行了2018年尼日利亚贸易与投资论坛。该论坛是本届进博会的配套现场活动,旨在推介尼日利亚农业、矿业、房地产、油气和金融业等优势投资项目,促进中尼企业交流沟通。尼工贸投部官员、相关机构负责人、企业代表、驻华外交官,以及中国企业代表、商会负责人等百余人参加活动。

    在接受记者专访时,桑迪·阿克潘表示,中尼合作潜力巨大,尼日利亚希望从进博会及“一带一路”倡议中获益:“中国举办进博会是一个很好的主意,我们表示欢迎并全力支持,它让各国间的联系更加紧密。以尼日利亚为例,我们有很多方面需要同中国加强合作取得发展,在基础设施建设、教育和医疗卫生等方面,双方都有巨大的合作空间。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很有意义,尼日利亚也希望从中获益。”

  桑迪·阿克潘表示,在经济全球化日益发展的今天,没有哪个国家可以独善其身,中国积极倡导多边主义,加大对外开放,是顺应潮流的重要举措。他说:“多边主义对世界很多国家都有好处。中国不断扩大对外开放规模,打开自身市场,毫无疑问会让各国从中受益。我们欢迎并支持中国政府的政策,同时也会积极推进制定自己的政策,努力实现互利合作的目标。”

 

联邦政府和可口可乐公司建立合作伙伴关系,花费40亿奈拉援助15家医院

据尼日利亚《每日信报》117日报道,可口可乐公司与联邦政府合作,为联邦政府推荐的在6个地区的15家主要公立医院预留了总计1,080万美元的医疗设备,工具包和药物。

总价值超过38亿欧元的预算将用于采购重要的孕产妇和新生儿医疗设备和用品,以实现安全分娩和产后紧急护理;培训生物医学工程技术人员,以改善设备维护和使用寿命;并重新激活在公立医院的大量废弃医疗设备。

第一批货物为四个40英尺集装箱的医疗设备,已交付给阿布贾国家医院。位于 Ebute-MettaOwerri的联邦医疗中心以及拉各斯Alimosho的总医院物资,也将在未来几周内到达,而其他经批准的医院目前正在进行需求评估,以确定他们的具体要求。第一批设备于上周五在阿布贾国家医院举行的特别活动中正式移交。

国家医院的首席医疗主任Jafaru Momoh博士也评论说:“我们今天在这里收到了四个集装箱装备和消耗品,这些设备已安装完毕。”(姚家威)

 

尼日利亚在侨汇流入方面领先非洲

据尼日利亚通讯社11月6日报道,尼日利亚中央银行(CBN)行长埃梅菲勒(Godwin Emefiele)表示,尼日利亚在侨汇流入方面位居非洲国家之首,在全球排名前五位。他没有提供数据,但表示非洲国家在2017年收到了720亿美元的侨汇。

统计局局长穆罕默德·图马拉(MohammedTumala)代表埃梅菲勒在周二于阿布贾举行的尼央行和非洲汇款研究所(AIR)联合举办的家庭汇款调查研讨会开幕式上发表了讲话。他说,汇款流入对大多数发展中国家的外汇收入和家庭财务状况有很大影响。

他表示:“移民工人送回家的钱是发展中国家的主要资金流入,在某些情况下,它超过了国际援助和赠款。根据世界银行的数据,全球侨汇多年来逐渐上升至2017年的约6130亿美元,其中非洲国家收到720亿美元。”

埃梅菲勒表示,近年来,尼日利亚采取措施吸引侨汇流入该国并为其经济发展作出贡献。这些措施包括政府的3亿美元的浮动侨民债券,以及向散居的尼日利亚人提供电子入境证书。他补充说,尼日利亚成为国际汇款网络协会的成员也是采取的措施之一。

然而,他说,该国的侨汇统计编制者使用银行记录和工作人员对非正规资金流入的估计,这种方法有其自身的挑战。

他表示:“我们认为很大一部分移民的侨汇通过非正式渠道,因此没有记录。尼日利亚尚未进行以家庭为基础的汇款调查,以提供对这些非正规资金流入的科学估计。此外,由于报告机构的分类挑战,银行记录的数据也存在一些差异。”

尼央行行长表示,这促使决定他们请求技术援助,以帮助收集流入数据。他补充说,研讨会最终将支持改善尼日利亚的侨汇交易,并提高目前国家国际收支报告中侨汇数据的质量(朱哲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