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非洲矿业

刚果(金)正式宣布钴、锗和铌钽铁矿为战略矿产

  据DESKECO网12月3日报道,刚总理奇巴拉和矿业部长卡布韦卢卢于11月24日签署一项法令,正式宣布钴、锗和铌钽铁矿为刚战略矿产。
刚认为,战略矿产是国家收入的重要来源,也是国家发展的重要动力。根据刚通过的矿业法修正案,战略矿产需缴纳的税费将高达10%。这些矿产的探勘、开发、贸易都将由矿业部长和财政部长共同签署细则另行规定。
全球60%的钴产自刚果(金),因为电动汽车制造商的需求不断增长,钴价在去年增长了一倍以上,达到2008年以来最高水平。日前,刚总统卡比拉在接受比利时媒体采访时对矿业法修正案通过和实施表示非常满意,认为这非常符合刚果(金)的国家利益,刚人民可以从中得到更多的福利。(刘品铭)

尼日利亚国家石油公司就100亿桶石油资源寻求外国投资者

据尼日利亚《每日信报》126日报道,为增加该国原油储备,在昨日于英国伦敦举行的的第十届世界能源资本大会上,尼日利亚国家石油公司公布了该国近海边界数十亿美元的油气资源投资机会。该公司发言人Ndu Ughamadu的一份声明称,该公司集团董事总经理巴鲁博士在题为“聚焦非洲”的小组会议上发表讲话时宣布了这一信息。

巴鲁说,“除了拥有巨大的石油和天然气储量,尼日利亚还拥有全球最高的深水未开发化石燃料资源,约100亿桶石油当量。尼日利亚是非洲最大和最具活力的经济体,具有很大的潜力,特别是在天然气,炼油和基础设施方面。”(姚家威)

宝石资源将为尼日利亚带来巨大的收入

据尼日利亚《每日信报》125日报道,专家们表示,宝石业务是一个潜在的巨大收入来源,国家可以通过它赚取大笔收入。Regina Edzunah在即将于126日和7日在阿布贾NAF中心举行的非洲宝石和珠宝展览研讨会(AGJES)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

她说,“一份全球报告称,尼日利亚出产不同颜色的稀有珍贵宝石,如绿柱石,海蓝宝石,蓝宝石,锆石和西瓜碧玺。这些种类仅可以从中国,尼日利亚,阿富汗和巴西四个国家采购。显然,尼日利亚是国际宝石市场中宝石的主要来源。”

矿业和钢铁开发部常务秘书Barr. Georgina Ehuria表示,该部正在支持AGJES,呼吁企业关注宝石和珠宝子行业的机会。“通过支持他们,我们希望吸引更多的关注/投资,以便尼日利亚人知道宝石业务中存在大量的机会。尼日利亚有许多宝贵的宝石,我们可以探索并通过加工增加附加值。”(姚家威)

河南国合、伊电、忠旺共同到几内亚开矿

河南国合、伊电、忠旺共同到几内亚开矿

河南国合、伊电、忠旺共同到几内亚开矿

 

2018-11-23 

文章来源:河南日报

 

     11月22日,中国河南国际合作集团(以下简称“河南国际”)与全球先进的铝加工产品研发制造商辽宁忠旺集团、中国500强企业伊电控股集团联合签署了《关于河南国际矿业开发有限公司的框架合作协议》,拟通过对河南国际矿业增资的方式,三方共同投资实施几内亚铝土矿开发。

      河南国合集团、伊电集团、忠旺集团签署框架合作协议 “一船出海”开发几内亚铝土矿

 

      铝土矿是电解铝和氧化铝等铝产品的原料。我国是全球较大的电解铝生产国,产量占全球一半以上;但储量仅占全球的2.96%。巨大的需求使中国对铝土矿的进口依存度高达50%以上,几内亚现是我国较大的铝土矿供应国之一。

 

     中国河南国际合作集团作为省属国有大型外经贸企业,积极融入“一带一路”建设,充分利用国内外两个市场两种资源,在更高层次上参与国际产业分工。2010年10月,该企业全资子公司河南国际矿业开发有限公司获得几内亚博凯地区铝土矿项目特许开采权。项目实施运营以来,保持了稳中向好的发展势头,预计2018年可实现几内亚铝土矿出口中国600万吨。为推动项目高质量发展,加大项目投资力度,完善全产业链条,提升市场竞争力,在省政府国资委的协调下,河南国际、辽宁忠旺集团、伊电控股集团三方签署框架合作协议,共同开发几内亚铝土矿,提供地铁高铁、航空航天、海洋船舶等国民经济发展所需关键原材料。

      根据协议,合作三方将集约各方优势,扩大产能合作、强化合作内容、提升合作价值,实施创新驱动发展,逐步构建跨国铝土矿开采、电解铝和氧化铝生产的产业架构,助力河南参与“一带一路”建设,推动河南铝工业产业升级和持续发展。

 

 

全球铝土矿资源分布格局及开采现状分析

全球铝土矿资源分布格局及开采现状分析

 

2018-01-30 

文章来源:和讯网

作者:广发期货 石俊

 

  铝元素在地壳中的含量仅次于氧和硅,居第三位,是地壳中含量最丰富的金属元素。铝及其合金由于优异的性能、较低的价格、较高的回收率,在建筑、交通、电子电力、机械、日常耐用消费品、包装材料等方面都有广泛的应用。目前,我国铝行业对进口铝土矿的依存度达60%,资源供应能力面临较大压力,因此,研究全球铝资源分布、勘探、开采现状,对于我国发展铝资源产业、提高国民经济水平以及保障国家战略发展具有重要的意义。

 

  A全球铝土矿资源概况

 

  自然界中含铝矿物和岩石种类丰富,如铝土矿、页岩、明矾石、霞石正长岩、黏土、煤矸石、粉煤灰等,这些矿物及岩石都可以作为提取铝的原料,然而截至目前,唯一具有商业开采价值的原料只有铝土矿。铝土矿通常是指以一水软铝石、一水硬铝石、三水铝石为主要矿物,高岭土、赤铁矿、针铁矿、石英、蛋白石、金红石、锐钛矿等为次要矿物所组成的集合体。

 

  全球铝土矿矿床类型通常可以分为两大类:红土型和沉积型。

 

  红土型铝土矿矿床的矿石主要是三水铝石或三水铝石及一水软铝石混合型矿石,特点为中铝、低硅、高铝硅比、高铁,是优质的铝工业原料,易采易溶。此类型矿床储量占全球铝矿总储量的88%左右,是全球主要的铝土矿矿床,主要分布于南北纬30°之间的热带、亚热带范围,一般在大陆边缘的近海平原、中低高地、台地和岛屿附近位置可见。

 

  沉积型铝土矿矿床储量占全球铝矿总储量的11%左右。该类铝土矿矿床由于控矿时代和所处地域不同而呈现多样性的矿石类型,如中国岩溶铝土矿矿床以一水硬铝石型为主,矿石特征为高铝、高硅、中低铝硅比、低铁;地中海地区及加勒比海地区岩溶型铝土矿矿床则既有一水软铝石,又有三水铝石以及各种混合型矿石。全球沉积型铝土矿矿床主要分布于北纬30°—60°附近的温带地区。

 

      全球铝土矿成矿带主要分布在非洲、大洋洲、南美及东南亚。从国家分布来看,铝土矿主要分布在几内亚、澳大利亚、巴西、牙买加、越南、印度尼西亚,其中几内亚(储量74亿吨)、澳大利亚(储量62亿吨)和巴西(储量26亿吨)、牙买加(20亿吨),四国已探明铝土矿储量约占全球铝土矿总储量280亿吨的65%。从全球铝土矿储量角度来看,我国不属于铝土矿资源丰富的国家,铝土矿储量为9.8亿吨,不仅远低于几内亚、澳大利亚、巴西,即便在亚洲也低于越南和印度尼西亚。

 

       但是最近10年,我国铝行业快速发展,以最近5年为例,全国氧化铝产能占全球总产能的54%,成为全球产出氧化铝最多的国家。随着氧化铝产能的增加,国产铝土矿资源逐步短缺,进口铝土矿激增。目前,我国铝行业对进口铝土矿的依存度达60%,由10年前约200万吨增至2016年的5000万吨。然而铝矾土定价权和运输订舱权由国外公司主导,国外铝土矿价格连续上涨,国际铝土矿商、贸易商肆意抬高价格,主要铝土矿生产大国印度尼西亚先后多次出台政策,从限制出口到禁止出口再到恢复出口,我国许多企业面临资源供应风险系数加大的问题。

 

      非洲大陆上的几内亚矿产资源丰富,高品位铝土矿储量占到世界总储量的四分之一。几内亚与我国有着长久的良好合作关系,截至2017年11月,我国进口几内亚铝土矿超过2457万吨,几内亚超过澳大利亚成为我国铝土矿进口第一大来源国。而2014年,我国全年累计进口几内亚铝土矿不及18.5万吨。

 

  几内亚西濒大西洋(600558,股吧),位于非洲西部,国土面积24.59万平方公里。几内亚地理位置优越,是西非地区的主要交通枢纽及非洲西海岸的中心,也是马里、布基纳法索等内陆国的主要出海口。

 

  从地质构造上看,几内亚处于西非克拉通内部,成矿环境复杂多样,复杂的构造运动带来丰富的矿产资源,其主要原生矿物富集发生时间主要集中在克拉通及其上覆盖层新生代演变过程中,由于蚀变作用及机械沉积作用,形成了规模巨大的金属沉积矿床。几内亚矿产勘查程度较低,目前主要优势矿产为铝土矿、铁矿、金矿以及金刚石矿,此外铀、铜、镍、锌、石墨等矿产勘察也有所收获。几内亚铝土矿储量达74亿吨,占全球总储量的26.4%,排名世界第一。

 

  号称“铝矾土王国”的几内亚铝土矿分布广泛,整个国土上几乎均有矿点显示,尤其是下几内亚自然区,该区被认为是全几内亚最好的铝土矿矿区,矿产主要分布在福里亚(Fria)、金迪亚(Kindia)和博凯(Boke)地区。中几内亚自然区内铝土矿主要分布在拉贝(Labe)、高瓦尔(Gaoual)以及图盖(Tougue)地区,其中拉贝地区铝土矿储量约4.6亿吨,氧化铝含量达46.7%,二氧化硅含量1.88%;高瓦尔地区铝土矿储量约4.6亿吨,氧化铝含量达48.7%,二氧化硅含量2.1%;图盖和上几内亚的达博拉(Dabola)地区也有近20亿吨铝钒土,氧化铝含量达44.1%,二氧化硅含量2.6%。

 

      几内亚整体矿产资源开发程度较低,目前进行成规模工业化开采的只有铝土矿,但与资源量相比,几内亚铝土矿仅开发了不到10%。境内矿业开发的控制权主要掌握在欧美、俄罗斯、中国、阿联酋、南非一些大型矿业公司手中。截至目前,几内亚国内大约有20家外国企业获得了铝土矿、铁矿、金矿以及金刚石采矿权证,其本土唯一的国有企业——几内亚国家矿业公司(SOGUIPAMI)于2011年组建,企业职能是代表几内亚政府在开采矿产资源项目中持股,管理矿产资源基础设施、探矿等,目前还没有独立开采矿产资源的能力。

 

  几内亚铝土矿开采活动长期控制在美铝、俄铝等跨国铝业公司手中。近年来中铝、中国宏桥集团迅速崛起,几内亚铝土矿开采格局逐渐发生结构变化。

 

  几内亚铝矾土公司(CBG)

 

  作为世界上最大的铝钒土矿生产公司之一,CBG股权结构如下:几内亚政府持股49%、HALCO财团控股51%,其中美铝持股45%、力拓RioTintoAlcan持股45%、德国DADCO持股10%。公司位于下几内亚博凯地区,主要生产任务以开发桑加雷迪(Sangaredi)及其周边地区的高品位铝钒土为主,铝土矿品位平均含氧化铝53%、二氧化硅2%,最高金属铝品位超过60%。近年来该公司铝钒土产量保持在每年1400万吨左右,未来该公司铝土矿年产量将增至2250万吨。

 

  金迪亚铝土矿公司(CBK)

 

  作为俄铝在几内亚全资拥有的年产能为300万吨的铝土矿开采综合企业,CBK拥有Debele矿山、连接该矿与科纳克里港口的铁矿以及科纳克里港口的经营权。除此之外,CBK还拥有Friguia氧化铝精炼厂,该精炼厂年产能为78万吨,是非洲第一家氧化铝企业以及几内亚国内唯一的氧化铝加工厂,位于下几内亚福里亚地区,但自2012年4月以来一直处于停产状态。根据协议,Friguia氧化铝精炼厂将会进行重建,重建项目分二期建设,第一期工程计划在2018年4月1日之前竣工投产,建成后将形成年产55万—60万吨氧化铝的生产能力;第二期工程计划于2019年开始可行性研究,2024年开始动工,2026年完成投产,形成年产100万吨氧化铝的能力。

 

  俄铝在几内亚的第二个铝土矿开发项目是扩建改造迪安迪安(DianDian)铝土矿,以求就地对铝土矿进行深加工,提高产品附加值。迪安迪安矿山铝土矿的储量丰富,氧化铝的含量约为60%,可露天开采,是一座极具潜力的优质铝土矿。

 

  法国AMR矿业

 

  AMR是一家法国矿业企业,专注于在非洲开采矿产资源。AMR在博凯地区获得了一块面积为295平方公里的铝矾土矿的探矿权,估算储量在4亿吨,金属铝品位在43%—46.6%。2017年6月,AMR与几内亚赢联盟达成合作协议,计划投资2亿美元,在几内亚北部开采铝土矿,第一期项目预计于2019年年初完工,AMR将采用国际公认的澳大利亚JORC技术标准开采该矿区。

 

  中国赢联盟SMB公司

 

  中国赢联盟SMB公司可谓异军突起,2014年,中国宏桥集团与新加坡韦力国际集团、烟台港集团、几内亚UMS公司组成联合体“中国赢联盟”,并注册成立博凯矿业公司(SMB),共同开发几内亚博凯地区铝土矿。用异军突起来形容中国赢联盟一点也不为过,2014年进入几内亚开发市场,2015年7月开始出货,当年出货100万吨;2016年全年实现出口约1200多万吨铝土矿,占当年几内亚铝土矿产量的43%;2017年计划出口3000万吨,直接挑战美铝和力拓的几内亚铝矾土公司龙头地位。截至2017年年初,前两期矿区和Katougouma码头基础设施建设已经顺利完成,累计投资超过5亿美元;按计划,2017年启动第三期基建工程,再追加投资2.5亿美元,第三期完成后,将形成年出口3500万吨铝土矿的能力。

 

  除中国赢联盟之外,阿联酋环球铝业投资10亿美元新建1200万吨铝土矿产能,预计2018年投产。美国铝业目前产能1500万吨,计划扩建。英国ALUFER矿业公司在几内亚博凯地区的铝土矿BelAir矿区已经完成基建项目工程量51%,预计2018年8月能够完成全部的基建项目,实现出矿,出矿后,前5年计划年出口铝土矿500万吨,从第6年开始增加到1000万吨。澳大利亚AMC矿业公司在几内亚西北部的矿山投资6.7亿美元,2019年开始生产,年产量500万吨,最终产量可达到1000万吨/年。随着外国矿业在几内亚项目陆续建成投产,预计2018年铝土矿产量达到6600万吨。

 

 

文章来源:和讯网

作者:广发期货 石俊

 

 

2018年中国铝土矿市场正经历结构性变化

2018年中国铝土矿市场正经历结构性变化

 

2018年11月23日

来源:中国有色金属报

作者:王敏马冬灿郭春桥杨栋云

责任编辑:王慧

 

由于近期铝土矿成本偏高,加之环保政策的变化,铝土矿市场出现了一些新的气象,氧化铝厂的铝土矿库存和社会库存不足,部分氧化铝厂商受此影响只能减产应对;也有部分氧化铝厂开始转变策略,纷纷进口铝土矿以提高库存水平,对国内高价铝土矿形成制衡。长远来看,进口铝土矿会不会对我国铝产业格局产生影响,且成为常态化?

 

全球铝土矿资源现状

 

全球铝土矿资源储量充足

 

全球铝土矿资源量总计300亿吨,其中几内亚占比25%,澳大利亚占比20%,越南占比12%,巴西占比8%,四者占比65%。而中国作为氧化铝全球第一大生产国,铝土矿占比仅为3%。

 

若按照现有全球铝土矿资源储量(300亿吨)和年度开采量(3.6亿吨)来计算,静态使用年限约83年左右,加上部分国家和地区仍有未探明资源,可以确定,全球铝工业发展至少有着百年以上的资源保障。

 

全球铝土矿矿床分为红土型和沉积型两大类。红土型矿床占全球铝矿总储量的86%,是占比最大的矿床。主要矿石类型为三水铝石和三水铝石、一水软铝石混合型矿石。矿石特点是中铝、低硅、高铝硅比。主要分布范围是热带、亚热带地区。沉积型矿床全球占比11%。主要矿石类型是一水硬铝石和一水软铝石。矿石特点是高铝、高硅、中低铝硅比、低铁。主要分布在温带(中国/地中海地区)地区。

 

各个地区铝土矿开发各有优势。几内亚是高铝低硅型三水铝石,特点是储量大、品位高、易开采。澳大利亚是高铝型三水、一水混合矿,特点是储量大、易规模性开采。巴西是高铝低硅三水铝石,易开采但运输不便。印尼则是高铝中硅型,三水低温矿。

 

国内铝土矿分布

 

我国铝土矿矿区主要集中在山西(32%)、河南(23%)、贵州(18%)和广西(19%)四省(区),合计占全国查明资源储量的90%以上。铝土矿矿床总体规模不大,且以沉积型为主,堆积型和红土型铝土矿数量较少。矿石以难溶的一水硬铝石为主,铝/硅比偏低,矿石铝/硅比(Al/Si)以4~6为主,高铝/硅比(Al/Si>8)矿石数量少,且在矿床中分布不连续,矿体薄,品位波动大。

 

全球铝土矿产量情况

 

全球铝土矿产量在近十年呈现波浪式增长,2017年产量接近3亿吨,而2006年不到2亿吨。2009年出现第一次低谷,主要原因是印度、印尼和巴西地区产量下降。2014年经历第二次低谷,主要原因是印尼产量断崖式下滑。随后,几内亚铝土矿产量填补市场空缺,全球产量逐年上升。

 

分地区看,澳大利亚铝土矿产量呈稳定增长,从2006年的6178万吨增至2017年的8790万吨,是全球最重要的铝土矿供应基地。几内亚铝土矿产量在近几年加速增长,从2006年的1878万吨增至2017年的4272万吨,成为新兴供矿基地。

 

进口铝土矿需求增长

 

进口增长加速,对外依存度将提高

 

2017年中国氧化铝总产量7064万吨,累计消耗铝土矿约1.7亿吨,同比增长14%,其中国产铝土矿1.03亿吨,进口铝土矿0.665亿吨,折合铝土矿对外依存度40%。截至2018年9月底,中国氧化铝建成产能8167万吨,运行产能7294万吨,开工率89.31%。前三季度,中国氧化铝生产累计消耗铝土矿1.263亿吨,同比减少1.6%,其中国产铝土矿消耗7600万吨,进口铝土矿消耗5030万吨,中国铝土矿对外依存度约39.8%。预计未来2~5年,中国铝土矿对外依存度有望稳步增至55%~60%,即进口增长3000万吨左右。

 

晋豫地区进口增量大,生产商库存差异较大

 

按照当前氧化铝运行产能计算,2018年中国进口铝土矿需求总量将为7165万吨。不过由于国内矿产量受环保影响减量,还将有更多企业使用进口铝土矿,尤其是山西、河南等地的企业,预计铝土矿进口量将增至7300万~7500万吨,对外依存度要提高1个百分点以上。

 

2018年10月,进口铝矿主流港口月度库存总量增长至1531万吨左右,可保障国内进口企业维持3个半月生产,预计下半年进口铝土矿库存有望保证在1700万吨左右。魏桥集团、信发集团和南山集团分别占据库存比例的前三位,合计超过80%。与前几大氧化铝生产商充足的生产库存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目前山西吕梁地区氧化铝企业铝土矿库存处于偏低水平,样本企业库存平均天数为29天,低于安全库存边界。其中三家企业库存天数低于15天,远低于安全边界,急需补充铝土矿库存。

 

铝土矿市场结构性变化

 

贸易流向产生变化

 

全球铝土矿贸易流向格局改变。贸易格局来看,印尼、澳大利亚、几内亚、印度的铝土矿流向中国;巴西、牙买加的铝土矿流向北美;几内亚流向欧洲。目前看来,这种流向有所改变,印尼铝土矿流出大幅下降(占比仅为6%),几内亚流入中国的铝土矿大幅增加。尤其在2018年几内亚铝土矿成为中国企业的首选,进口占比逐步加大,达到50%。

 

进口矿与国内矿价差缩小

 

按照最新的国内外铝土矿价格比较,国外铝土矿价格相对较高,尤其是几内亚矿由于海运费较高而到岸价最高。以山西孝义铝土矿为基础进行价格对比分析(见表),如果按照目前氧化铝厂只采用10%~20%的进口矿来配矿,那么氧化铝成本与全部采用国内矿生产相比,相差无几。

 

晋豫企业铝土矿库存较低

 

从统计数据来看,山西地区统计的15家氧化铝厂库存平均在32天,后续补库难度大,因此目前已经有4家企业着手进口铝土矿。如果山西地区矿石供应持续紧张,今年年底之前,该地区将出现100万吨左右缺口,需要进口矿或者其他地区矿源弥补。

 

河南地区统计的8家氧化铝厂库存平均在35天,同样后续补库困难较大,也有企业在考虑使用进口矿。如果河南地区矿石供应持续紧张,今年年底之前,该地区将出现150万吨左右缺口,需要进口矿或者其他地区矿源弥补。

 

从预期情况来看,山西地区统计的15家企业中,7家企业有自有矿山,暂不纳入进口矿范围,其余8家企业在2019年的铝土矿缺口在1100万吨左右,需要进口矿或者其他地区矿源弥补。河南地区统计的8家企业中,6家企业需要外部矿源补充,2019年的铝土矿缺口在700万吨左右,需要进口矿或者其他地区矿源弥补。

 

针对当前铝土矿市场出现的变化,以及未来的趋势,我们相信,市场格局将会出现变动,主要依靠进口矿暂来缓解现有产能生产“危机”;但从未来来看,企业在投资布局之时,港口城市或西南等地区的环保政策呈相对放松的态势,这些城市将可能获得发展机会。

 

 

来源:中国有色金属报

作者:王敏马冬灿郭春桥杨栋云

 

责任编辑:王慧

 

几内亚地矿部与赢联盟签署3项合作协议

几内亚地矿部与赢联盟签署3项合作协议

几内亚地矿部与赢联盟签署3项合作协议

 

据几内亚媒体《几内亚矿业新闻》11月27日报道, 11月26日,几内亚地矿部与赢联盟集团在几内亚首都科纳克里签署了3个投资项目的合作协议。

3个投资项目是: 修建一条135公里长铁路, 修建一座氧化铝厂,一座配套的火电厂,一个农业开发项目(投资建设一家以种植水稻为主的农场); 总投资额约30亿美元。

几内亚地矿部长和预算部长等出席了签字仪式并代表几政府在协议上签字。

 

新闻背景:  几内亚赢联盟是由山东魏桥集团、烟台港集团、新加坡韦立国际集团、几内亚UMS矿业服务公司等4家企业组成的企业联合体, 赢联盟自2014年起在几内亚博凯地区开发铝土矿,2015年9月正式投产出矿, 2017年出产铝土矿约2800万吨, 2018年计划出产铝土矿4000万吨。

 

驻几内亚使馆经商处

2018年11月29日

 

 

 

 

La société minière de Boké et l’État guinéen ont signé trois conventions dans le domaine des mines et de l’agriculture.

 

 

Guinneeminig.info

novembre 27, 2018  

 

La Société minière de Boké  est une société à la carrure d’une multinationale qui se veut le respect dans le secteur minier guinéen, c’est pour cette raison qu’elle sera probablement la première à faire respecter la chaîne des valeurs  pour doter la Guinée d’une ligne de chemin de fer et d’une unité de transformation de la bauxite  pour permettre au pays d’avoir une plus valus et des milliers d’emploi.

 

C’est en cela que la SMB et ses partenaires ont signé une série de conventions, ce lundi 26 novembre 2018.

 

Il faut sans nul doute dire que ces conventions pourraient à  priori aider la Guinée à être au concert des pays émergents d’ici quelques années.

 

Ce sont  trois conventions qui viennent d’être signées  entre le gouvernement guinéen et les responsables de la société minière de Boké.

 

 

 

En s’exprimant au nom du consortium,  le président du conseil d’administration,  M. Fadi Wazni a précisé :  un chemin de fer pour acheminer la bauxite, une raffinerie dans la  zone de Boké ou zone économique spéciale et le long du couloir du chemin de fer, on aura des projets agricoles notamment la  riziculture. Je  crois qu’on a commencé à défricher certaines zones et mêmes  à faire des plantations .Donc ,c’est quatre volets dans notre projet.

 

 

 

Le ministre des mines a de son côté dit que cet investissement de 3 milliard de dollars américain pourrait impacter  de façon positive quatre préfectures  de la Guinée .  »Nous nous réjouissons aujourd’hui que la SMB  ait répondu favorablement à cette demande et se soit engagée pour un investissement global qui va permettre non seulement de continuer à développer les mines de bauxite, mais aussi un chemin de fer et un projet agricole connexe qui auront un impact positif sur un certain nombre de préfectures et de sept sous-préfecture de la Guinée .Donc, c’est un projet intégrateur, un projet  transformateur et surtout un projet qui permet aux mines de jouer leur rôle de transformation au niveau du développement socio-économique de la Guinée » annonce , Abdoulaye Magassouba.

 

 

 

 

Pour le ministre du budget,  la signature de ces différentes conventions avec la société minière de Boké permettra la réduction du taux de chômage dans le pays.

 

 

 

Plus les projets se créent, plus y’a une capacité pour l’économie de se développer. Et, quand l’économie se développe, ça donne une opportunité de collecte des taxes et impôts donnés. La particularité de ce projet est qu’il permet de réduire de façon drastique le chômage.  Il y a investissement brute de plus de trois milliards avec tous les emplois directs et indirects qui peuvent être liés avec ce projet ça fait beaucoup » soutient, Ismaél DIOUBATE, ministre du Budget

 

 

 

Par ailleurs,  il faut signaler que les communautés étaient aussi présente à cette cérémonie de signature de convention qui pourrait permettre à leur localité de connaître un changement positif dans ke cadre du développement durable.

 

 

 

A noter que près de 10 mille emplois  seront créés dans la région de Boké et déjà près de 7 mille emplois ont été créés par la Société Minière de Boké depuis le démarrage de ses activités en 2015.

 

 

 

Le Consortium SMB-Winning signe 3 conventions avec la République de Guinée pour un investissement total de 3 milliards de dollars

 

 

(SOCIETE MINIERE DE BOKE) – En vertu d’un protocole d’accord conclu le 21 mars 2018, le Consortium SMB-Winning, représenté par la Société Minière de Boké, a signé avec le gouvernement de la République de Guinée trois conventions pour la réalisation d’un projet intégré pour la région de Boké.

 

Il s’agit (i) de la construction d’une ligne de chemin de fer de 135 kilomètres dans un corridor s’étendant de la région de Boffa à la région de Boké, (ii) de la production et de l’exploitation industrielle de ressources de bauxite dans les nouvelles zones minières de Santou II et de Houda, et (iii) de la construction et de l’exploitation d’une raffinerie d’alumine dans la zone économique spéciale de Boké.

 

Le Consortium s’est aussi engagé à réaliser un projet de développement agricole de grande envergure le long du corridor du chemin de fer.

 

L’investissement total consenti pour l’intégralité du projet par le Consortium est estimé à 3 milliards de dollars US.

 

Les nouveaux gisements miniers doivent entrer en exploitation dès 2022, avec une production projetée de 10 millions de tonnes la première année. La production devrait atteindre 20 millions de tonnes en 2023 et 30 millions de tonnes en 2024. La bauxite sera évacuée par le chemin de fer qui reliera les zones minières de Santou et de Houda (Préfecture de Télimélé) au terminal fluvial de Dapilon (Préfecture de Boké). Il nécessitera la construction de six ponts et de deux longs tunnels pour un investissement total de 1,2 milliard de dollars US. Les études techniques seront achevées fin 2018 pour un démarrage de la construction en 2019 et un début des opérations en 2022.

 

D’une capacité pouvant atteindre jusqu’à 1 million de tonnes par an, la raffinerie sera alimentée par une centrale électrique dédiée et équipée d’une technologie avancée de traitement des scories dans le respect des normes environnementales applicables en la matière. En phase de construction, la raffinerie devrait créer plusieurs milliers d’emplois et mobiliser les entreprises locales expertes en génie civil, carrière, constructions et services. Le coût total de l’investissement se situe entre 700 et 900 millions de dollars US.

 

M. Sun Xiushun, Consul honoraire de la République de Guinée à Singapour et Président de Winning International Group, a déclaré : « Nous tenons à remercier les autorités guinéennes pour la confiance qu’ils ont exprimée en nous confiant la valorisation de nouvelles ressources minières dans la région de Boffa. Avec ses gisements de classe mondiale, la Guinée peut devenir un acteur majeur dans les chaînes de valeur internationales de la bauxite. Notre projet de raffinerie va déclencher une montée en gamme plus large du secteur minier guinéen, tout particulièrement dans la Zone économique spéciale de Boké. Cette première diversification industrielle va aussi permettre de créer plus de valeur localement. »

 

M. Fadi Wazni (photo), Président du Conseil d’administration de la SMB, a déclaré : « Les conventions signées aujourd’hui sont un signal fort pour le développement industriel et commercial de la région de Boké et du pays au sens large. Au-delà des investissements industriels, le projet agricole associé au nouveau corridor ferroviaire et nos actions en faveur des communautés témoignent de notre objectif de transformer nos opérations minières en véritable pilier de développement socio-économique national. Nous visons l’intégration de nos activités aux territoires afin de jouer pleinement notre rôle de partenaires de long terme pour la Guinée. »

 

À propos du consortium SMB-Winning

 

Fondé en 2014, le consortium SMB-Winning regroupe trois partenaires mondiaux dans les domaines de l’extraction, de la production et du transport de bauxite : le singapourien Winning Shipping Ltd, armateur asiatique de premier plan ; UMS, une société de transport et de logistique présente en Guinée depuis plus de 20 ans ; Shandong Weiqiao, une société chinoise leader dans la production d’aluminium, forte de 160 000 employés et d’un chiffre d’affaires annuel de 45 milliards de dollars US. L’État de Guinée, partenaire et membre du consortium, est actionnaire à hauteur de 10%. Depuis sa création, SMB-Winning a investi plus de 1 milliard de dollars US dans ses activités extractives dans la région de Boké. Le consortium, qui emploie directement plus de 9000 personnes a également construit et gère deux terminaux fluviaux. Pour plus d’informations, visitez smb-guinee.com

 

 

 

电动汽车需求带来了刚果金儿童矿工数量增长

专家本周表示,对电动汽车的需求推动了刚果金钴矿雇佣童工的增加,并敦促在该行业扩张的同时采取行动。

钴是电动汽车、手机和笔记本电脑电池的关键部件,刚果提供了全球一半以上的供应。

人权组织说,在刚果金东南部的手工矿里,数万名年龄只有6岁的儿童在没有防护服的情况下挖掘有毒物质。目前,世界上任何一家公司都无法向消费者保证,其产品中的钴不会受到童工污染

总部位于美国的倡导组织Enough Project表示,随着企业采取行动确保钴的供应,它们还应努力提高透明度和劳工权利。

报告作者安妮•卡拉韦(Annie Callaway)表示:“我认为,对于企业来说,这是一个非常有趣的时刻,因为现在钴受到了如此多的关注。”

她说:“我们现在还不是需求上升的开始,但我们仍处于起步阶段,我们可以确保有适当的系统来解决这些问题。”

刚果金矿业部长今年早些时候表示,将启动新的监督和追踪机制,以解决钴和铜生产中的童工问题。

研究现代奴隶制问题的作家卡拉(Siddharth Kara)今年访问了刚果金,他说,过去几年对钴的需求不断上升,已导致钴产量增加,吸引了更多的人(包括儿童)进入该领域。

Kara告诉汤森路透基金会:“根据我在现场看到的情况,目前世界上任何一家公司都无法向消费者保证其产品中的钴没有被童工污染。”

据人权组织大赦国际(Amnesty International)说,刚果金的钴多数来自工业矿山,约五分之一是非正式开采的。

“足够项目”的Callaway表示,仅从工业矿山采购并不能解决问题,因为目前尚不清楚手工开采的钴是如何以及何时进入供应链的。

Callaway表示,”我们的建议之一是,企业应该前往刚果金的钴矿地区……以显示他们对这个问题的兴趣。”

争端升级,阿卡西亚矿业(Acacia Mining)威胁坦桑尼亚采取法律行动

争端升级,阿卡西亚矿业(Acacia Mining)威胁坦桑尼亚采取法律行动

坦桑尼亚黄金生产商阿卡西亚矿业(Acacia Mining)正处理与政府之间的一场持续纠纷,该公司威胁要在国际法庭起诉政府,理由是担心其员工的安全。

巴里克黄金(Barrick Gold)持有该公司多数股权。该公司一直在等待这家加拿大黄金巨头与坦桑尼亚总统谈判达成和解。

本周,阿卡西亚矿业(Acacia Mining)受到了新的洗钱和腐败指控,部分员工被拘留。但是所有被告都不认罪。

阿卡西亚矿业(Acacia Mining)临时首席执行长格莱塔(Peter Geleta)上周五公布了第三季度业绩。他说,他不知道巴里克黄金和坦桑尼亚总统之间的谈判有任何实质性进展或进展。他指出,他只看到政府针对该公司的行动“显著升级”。

Geleta说:“我特别关心的是过去一周内对几名现任或前任雇员的刑事指控。”他说:“我们还将与政府接触,寻求机会就政府之间正在进行的争端进行直接对话。”

阿卡西亚矿业(Acacia Mining)临时首席执行长警告说,如果不能通过谈判解决冲突,Acacia可能会根据坦桑尼亚和英国之间的双边投资条约提出索赔。

该消息公布后,在伦敦上市的阿卡西亚矿业(Acacia Mining)股价下跌11%,今年以来累计下跌28%。

从结果来看,对精矿出口的禁令给公司带来了损失。截至9月的三个月黄金产量达到136,640盎司,较上年同期下降29%,但仍高于今年第一季和第二季。由于黄金产量和价格下降,息税折旧及摊销前利润(EBITDA)下降11%。第二季度净现金增加到7400万美元。

非洲矿业圈(ID: africa-mining)编译自mining.com,转载请注明出处

肯尼亚将建立黄金精炼厂以帮助小型矿企

肯尼亚将建立黄金精炼厂以帮助小型矿企

据路透社消息,肯尼亚石油和矿业部周五表示,该国计划建立一座金矿精炼厂,以帮助该国西部的小规模矿业企业。该国政府正在寻求顾问,为其建设提供建议。

肯尼亚拥有已探明的钛、黄金和煤炭矿藏,但该国采矿业对国家经济的贡献相对较小。不过,随着新矿业企业发展,预计矿业收入将会增长。

肯尼亚石油和矿业部在一份声明中说,新的金矿精炼企业将提供服务,帮助脆弱的、手工的和小规模的矿业企业,使其产品达到国际标准。

该公司补充说,新的金矿精炼企业还将创造新的就业机会。

尽管肯尼亚是一个小型黄金生产国,但它吸引了,像伦敦上市的Goldplat Plc这样的投资者,在肯尼亚西部经营着一座金矿。

肯尼亚经营矿业最成功的是Base Resources的子公司Base Titanium。2014年,Base Titanium在南海岸地区的Kwale县的投资了一个价值3.05亿美元的项目,产出了第一批矿石。

非洲矿业圈(ID: africa-mining)编译自mining.com,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