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十二月 2017

美媒:中国制造业将迁往非洲?应该不会那么快

美媒:中国制造业将迁往非洲?应该不会那么快

美国石英财经网12月5日文章,原题:中国制造业或许没那么快迁往非洲 中国制造业迁往非洲似乎正越来越成为一种真正的可能。如今,中国的车企正在南非组装汽车,鞋业公司已向埃塞俄比亚扩张,中国企业家已在卢旺达开办纺织厂……然而,现在就把非洲称为下一个世界工厂或许为时尚早。北京大学新结构经济学研究中心本月公布的新报告显示,中国鲜有制造企业因国内工资上涨而迁移工厂。即使正在向海外迁移,其首选目的地也是东南亚而非非洲。该报告的作者史蒂芬·盖博等研究人员表示,调查说明要对就业岗位转向低收入东道国的可能性抱现实主义态度。

研究人员对中国640家制造家电、服装、鞋和玩具等产品且工人达1600万的工厂进行了调查。与日俱增的工资成本是最被频繁提及的难题。但这些企业对工资上涨的最普遍反应并非是把工厂迁往劳动成本更低的国家,而是转向自动化。几乎1/3受访企业表示升级技术是首要战略,超过半数表示这是位居前三的应对措施之一。国际机器人(18.820, 0.03, 0.16%)联合会预测,明年中国制造商安装的工业机器人总量将位居世界各国首位,约60万台。

受访企业中,仅有6%说最可能采取的应对措施是迁移生产线,且其中仅半数表示或将迁至境外。62家已经或计划到国外投资的企业中,仅有2家把非洲列为首选目的地。

其他学者也指出将生产线从中国迁往非洲所面临的障碍。杜克大学的印德米特·基尔表示,2015年高收入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在全球制造业所占的份额平分秋色,中国占据发展中国家制造业的一半以上。1994年至2015年期间,中国所占份额持续增长,而非洲的份额几乎纹丝未动。

中国人口逐渐老龄化常被当成需将制造业迁往非洲等国家的另一原因。但基尔认为,中国的劳动力规模仍相当可观:到2025年15岁至64岁的中国人口将达10亿,且到2050年时该年龄段人口的数字也几乎不会发生变化,“别指望中国会很快拱手让出制造业岗位。”(作者Lily Kuo,王会聪译)

中国将提供尼日利亚5.5亿美元用于建造通信卫星

据尼媒体12月1日报道,尼日利亚通信卫星有限公司公共事务部负责人Adamu Idris周四透露,中国进出口银行已经同意为尼日利亚提供5.5亿美元全款用于建造两颗新的通信卫星。这是在尼日利亚宣布无力支付占总额15%的配套资金后,该银行做出的最新决定。

而在此前一天,尼日利亚通讯部长Adebayo Shittu接受采访时表示,由于政府无力支付15%的配套资金,将放弃向中国贷款,转而寻求私人部门的投资。

来源:驻拉各斯总领馆经商室

中国企业在尼日利亚奥逊州投资建设工业园区

据尼媒体12月1日报道,奥逊州政府和江苏无锡太湖可可食品有限公司签署了一项关于在该州建立工业园区的协议,协议总金额为2160亿奈拉。协议规定,工业园区面积为200英亩,州政府将成立工作组负责工业园区建设项目的对接和服务,江苏无锡太湖可可食品有限公司将为该园区投资6亿美元。

工业园区预计将于2018年1月动工建设,一期工程包括6个子工程:可可豆加工、巧克力和食品加工、盐加工、木薯淀粉加工、金矿和发电厂。该州工商合作委员会专员Ismaila Alagbada称赞州长Aregbesola招商引资的举措,认为工业园区的建立将会极大促进该州经济发展。
来源:驻拉各斯总领馆经商室

评论:欧非峰会难掩分歧,“平等关系”有名无实

评论:欧非峰会难掩分歧,“平等关系”有名无实

为期两天的第五届欧盟-非盟峰会11月30日在科特迪瓦经济首都阿比让落下帷幕,从会议宣布决定来看,本届峰会实现的新进展有限,在欧非关系上基本沿用旧表态,而困扰双方的移民问题备受关注,凸显欧非关系止步不前,存在利益分歧等特点。

这是11月30日拍摄的第五届欧盟-非盟峰会闭幕后的媒体发布会现场。新华社记者 吕帅 摄

青年议题成果难产

本届峰会主题为“为可持续未来投资青年”,意在强调青年发展对于经济增长和社会稳定的重要作用。

对非洲大陆来讲,青年发展早已不是新鲜议题,非盟今年召开的两次峰会主题均与“投资青年”有关。从这两次峰会来看,无论是闭门会谈日程还是会后宣言中,青年问题都没有地区安全等传统议题更加得到领导人们关注。

本届欧非峰会召开前夕,欧盟外交与安全事务高级代表莫盖里尼发表署名文章,强调青年问题将是峰会的重点议题,而“投资青年”也不会成为空喊口号。非盟高级官员也在多个场合强调青年是非盟政策的核心。

峰会召开前不久,美国媒体曝光利比亚贩奴丑闻,来自非洲其他国家的非法移民在利比亚遭到虐待并被当做奴隶拍卖,成为本届峰会最受关注的话题,青年议题更显无足轻重。尽管数月前来自欧洲和非洲的数十名青年代表着手准备并在峰会上发出倡议要求为青年发展提供更多便利,但在闭幕当天的成果性文件中并没有出现有关青年的实质性措施,青年代表的呼吁也没有得到回应,峰会主题成果难产。

有非政府组织指出,尽管领导人们都在强调青年的重要性,但最终却没有出台关于青年议题的具体声明,“在非洲大陆人口即将在2050年翻番的背景下,我们错失了一次出台真正共同战略的机会”。

11月30日,在科特迪瓦经济首都阿比让,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在峰会闭幕后的新闻发布会上发言。新华社记者 吕帅 摄

从未兑现的“平等”诺言

在峰会前夕和开幕式上,法国总统马克龙和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分别在不同场合强调,欧洲不会试图“管教”非洲国家,欧非关系是“平等伙伴关系”。

值得注意的是,2005年欧盟提出将实现欧非“平等的政治伙伴关系”作为欧盟非洲政策的首要目标后,欧盟不断对外强化这一概念,给人极力摆脱“历史负资产”的印象。

外交学院教授、非洲研究中心主任李旦认为,由于历史上的殖民背景,非洲在面对欧洲的时候,“平等”二字显得异常沉重。从某种意义上说,正是为了摆脱双边关系上的历史包袱,欧洲国家试图通过欧盟这一超国家机制来构建欧非关系新框架。从实际来看,欧洲迟迟不愿走出“前宗主国”的阴影。

李旦指出,对于非洲内政,欧洲国家有着“抑制不住的干涉冲动”。在欧非峰会问题上,欧盟曾抵制部分非盟成员国参会,却又邀请当时非非盟成员的国家参会,遭到包括南非总统祖马在内的非洲国家领导人批评欧盟干涉非洲国家内政,试图“分裂非盟”。

欧洲理事会主席图斯克在本届峰会开幕式上提到,在和平与安全领域,欧盟坚持“非洲问题由非洲解决”的方针,然而就在2010年利比亚召开第三届欧非峰会的次年,卡扎菲政权就在北约军事介入利比亚后被推翻。这种想拉就拉、想打就打的外交路线毫无疑问与欧盟提出的“成熟、负责和相互尊重的平等伙伴关系”相左。

比利时主流媒体《自由比利时报》非洲问题专家玛丽·弗朗斯·克罗指出,现在将欧非关系标榜为“平等”还为时过早,学界已有共识:欧洲对非的选择性援助是附带条件的,这些条件往往对非洲国家内政提出要求。

此外,据非盟统计,2017年非盟机构预算约为7.82亿美元,其中外援资金比例高达74%,大部分来自欧盟。这种特殊的财政依附关系也决定了欧盟和非盟目前不可能真正平等地坐在谈判桌前。

11月30日,在科特迪瓦经济首都阿比让,欧洲理事会主席图斯克在峰会闭幕后的新闻发布会上发言。新华社记者 吕帅 摄

利益关切不同,峰会难掩分歧

前欧洲理事会研究员、伦敦大学中非关系研究学者李杭蔚表示, 当前欧非在移民问题上存在不可调和的分歧,这也是本届欧非峰会上最受关注的问题。

她指出,目前欧盟整体周边环境不稳定,且欧盟自身接受难民的能力也受到很大挑战。法国、德国等欧洲国家的右翼排外民族主义情绪升温,欧盟希望尽量让难民问题更多集中在防控,而这更需要依赖非洲政府和区域组织去分担这些问题。而对于非洲国家而言,很少非洲政府或领导人希望遏制移民潮,并且一些非洲国家还在寻求合法输出移民的方法。

李旦指出,随着中、美、日、印、韩、俄等国纷纷加大对非政策力度,特别是2000年中非合作论坛启动以来,非洲国家的战略回旋余地、自主发展能力和国际市场议价能力显著加强。由于在能源安全、原材料供应、投资和出口市场等领域依赖非洲,欧盟感到了竞争压力,并加速调整对非政策,加大对非合作力度。而在发展欧非合作的过程中,非洲方面更加关注发展、援助、贸易、能源、就业等主题,而欧洲方面更多地强调安全、民主、人权和移民。双方的关切点显然存在差异。

科特迪瓦博瓦尼大学历史系教授阿卜杜拉耶·班巴(Abdoulaye Bamba)认为,欧盟对非政策并不把非洲发展诉求放在首位,自2000年召开首次欧非峰会后,欧盟对非政策一段时间内处于真空状态,当前欧盟对非政策的首要目标是重塑对非影响力,寻回失落的优势地位。

峰会开幕当晚,在法国总统马克龙的倡议下,部分与会国家代表举行紧急会晤,会后马克龙举行新闻发布会宣布将派遣军警力量对利比亚贩奴事件采取行动。然而这番言论随即遭到欧盟方面的否认,称欧盟将不会对此军事介入,在峰会闭幕的记者会上,非盟委员会主席法基也予以澄清,否认外国武装将进入利比亚参与行动。这一插曲,为本届峰会最大亮点增添了不确定性,外界对峰会成果预期高于现实。

新华社记者 王松宇、陈晨、姚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