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六月 2018

非洲供应商:中国市场锯材购买力正在增加

非洲供应商:中国市场锯材购买力正在增加

  非洲木材供应商称,稳定的市场状况仍在维持,他们预计未来几周不会有任何变化,因为几乎所有市场都有强劲的需求。
  中国的业务正在回暖,中国市场上购买锯材的买家越来越多,但目前还没有关于价格上涨的报道。与欧洲进口商的贸易在通常的“春季激增”之后有所加强,但非洲供应商商表示,更为严格的申请限制了木材需求,特别是在英国,贸易被报道为缓慢。相比之下,中东国家的需求对出口商来说是好事,但与中国一样,强劲的需求尚未导致价格的改善。
  总之,市场是稳定的,需求是坚挺的,价格是不变的,价格处于适度上涨的趋势。未来几个月,随着航运问题的解决,地中海沿岸的业务似乎有望增长。最近有消息称,由于油价上涨,船运公司MSC将提高燃油附加费,这可能会影响离岸价格上涨。

 

来源:木材王国

南非金田公司1.85亿美元投资加纳阿桑科金矿

加纳阿桑科金矿 (Asanko Gold Mine,  AGM)是一个多矿床的综合体,有两个主要矿床,Nkran和Esaase,以及9个卫星矿床。 (图片由Asanko Gold | Flickr提供。)

加纳当局已经批准了南非金田公司(South Africa’s Gold Fields)和加拿大阿桑科黄金公司(Asanko Gold)之间的一笔1.85亿美元的投资合资协议,旨在共同开发位于加纳阿散蒂地区的阿桑科金矿 (Asanko Gold Mine,  AGM)。该金矿是加纳最先进的金矿之一。

加纳土地和自然资源部长表示,两家公司已完扫清的签署合资协议的主要障碍,获得加纳政府的批准。该笔交易将使南非金田公司以1.85亿美元获得阿桑科金矿(AGM) 50%的权益。

加拿大阿桑科黄金公司是一家总部位于温哥华矿业公司,拥有加纳阿桑科金矿(AGM) 的90%的权益。

一旦交易完成(预计将在7月初完成),南非金田公司当地公司以每股约0.79美元的价格,认购阿桑科金矿(AGM) 的22,354,657股股份,占全部股份的9.9%。将通过现金和现有的债务工具为合资企业和股份认购提供资金。

在上一财年末,南非金田公司净负债为13亿美元,拥有4亿美元现金和另外10亿美元信贷安排。该公司表示,该交易符合其增长战略,重点在于通过降低全部成本和延长矿山寿命来改善投资组合,以提高现金流量。

加拿大阿桑科黄金公司表示,它打算用这笔钱全额偿还其债权人Red Kite本金和应计利息(1.64亿美元)。

加纳阿桑科金矿(AGM) 位于该国的阿散蒂地区,有15年的矿井开采寿命,但阿桑科金矿总裁兼首席执行官彼得•布里斯(Peter Breese)长期以来一直在努力扩大该业务。今年6月,他的公司完成了一项关于扩建该矿的可行性研究,该研究将把产量提高到每年约23万盎司黄金。

阿桑科金矿当时表示,届时将把黄金年产量提高至46万盎司(可能从2022年开始),总支出为2亿美元。根据南非金田公司的说法,它的新商业伙伴有潜力进行进一步的发现。

NOTES:

南非金田公司(South Africa Gold Fields )创立于1887年,总部位于南非Sandton,全职雇员8,954人,是南非仅次于AngloGold Ashanti的第二大金矿企业, 主要投资集中于金属和工业矿物的开采与加工,而且还致力于发现与开发新的能源矿产、贵金属和贱金属矿产。该公司为所属的许多公司提供技术财务和行政管理服务。

加拿大阿桑科黄金公司(Asanko Gold)创立于1999年,前称Keegan Resources Inc.,于2013年2月改为现用名,总部位于加拿大温哥华,全职雇员175人,主要在加纳西部地区从事矿物资源的探勘和开采,其矿产处于探勘及开拓阶段,并专注于推动商业化生产Esaase金矿计划。Asanko Gold公司最主要的是加纳西部的Asanko金矿区,约309.61平方公里。此外,还有Asumura Property及iaso Property矿区。

加纳是非洲第二大黄金生产国。加纳阿散蒂地区(英语:Ashanti Region)位于加纳南部,首府库马西。面积 24,389平方千米,人口3,612,950(2000),人口数量在加纳各区中排名第一位,是加纳黄金采矿业的主要地区。加纳的可可大部分生长在阿散蒂地区。

采编自:mining.com、sina等网站

投稿邮箱:toafrica@qq.com

英语、法语、葡萄牙语翻译,联系微信:spacex2016

签证、机票:联系微信:visaafrica

布哈里总统:改革中的尼日利亚剧痛中走向未来!

布哈里总统:改革中的尼日利亚剧痛中走向未来!

尼日利亚总统布哈里表示,像尼日利亚这样“由于腐败而陷入近乎衰退”的国家,改革随之而来的是初期的阵痛,但是这些痛苦是暂时的。
布哈里称,他有幸领导的全民进步大会党(APC)政府,感谢尼日利亚人民,将不遗余力地把他们的安全、福利和幸福放在首位。
布哈里总统星期五晚上斋月结束时发表上述讲话的。
布哈里高级特别助理在媒体和宣传方面的声明中说,他感谢尼日利亚人的耐心,并保证他们的牺牲不会白费
布哈里总统强调了在斋戒季之后将伊斯兰美德付诸实践的重要性。
他祝贺穆斯林完成了“这个精神上意义重大的牺牲月”,并敦促他们反思斋月在任何时候成为伊斯兰教的好使者方面的重要性。
布哈里总统说,宗教应该成为公众和个人生活中所有信仰者的道德指南针。他还说,“如果人们允许宗教教义影响他们的行为,腐败等将公共资金转移到私人口袋的问题就会在社会中被消除。”
布哈里遗憾的是,“自私和贪婪已经让人们的良心难以忍受,以至于他们在追求自己的贪婪时没有道德约束。”
他说,“道德和宗教是不可能分离的,消除这种联系会鼓励腐败的领导人和其他剥削者对社会犯下暴行。”
他说,他一直在想,为什么任何真正的信徒,无论是政客、公务员还是商人,都要从他人的不幸中获利。
布哈里总统敦促普通尼日利亚人不要再美化小偷了,因为他们瞧不起给别人带来苦难。
他要求宗教领袖们始终为国家的和平与统一祈祷,避免发表危及和平或促进冲突的煽动性言论。
总统还呼吁市民宽恕他人,拥抱和平。
在这方面,他赞扬获得国家荣誉的家庭为尼日利亚人树立了良好的榜样,并敦促我国的男男女女仿效他们的榜样。

出海记|中企收购加矿业公司 非洲顶级铜矿迎来中国大股东

出海记|中企收购加矿业公司 非洲顶级铜矿迎来中国大股东
核心提示:中信金属同意以7.23亿加元购入该公司约20%股权,完成交易后中信将成为艾芬豪的最大单一股东。

资料图片:中信股份LOGO。

参考消息网6月13日报道 境外媒体称,加拿大上市的艾芬豪矿务(Ivanhoe Mines)公布,中信金属(CITIC Metal)同意以7.23亿加元购入该公司约20%股权,完成交易后中信将成为艾芬豪的最大单一股东。艾芬豪主席Robert Friedland将退居集团第二大股东。

据香港《信报》6月12日报道,根据协议,每股认购价为3.68加元,较艾芬豪上周五(8日)收市价有14%溢价。

艾芬豪拥有南非Platreef铂金矿与刚果(金)Kamoa-Kakula铜矿权益。据了解,Kamoa-Kakula项目在世界十大铜矿床中拥有最高的铜品位。

另外,持有艾芬豪一成权益的紫金矿业将行使防摊薄权,要求公司增配股份予后者,令其持股权益比重维持不变。中信金属同样有防摊薄权。

艾芬豪矿业同意将少数股权出售给中信金属,助力中信成为这家加拿大矿业公司的第一大股东。

另据彭博社6月12日报道,中信金属将以每股3.68加元的价格收购1.966亿股普通股,约7.23亿加元购入该公司19.9%的股权。

“我们深信中信金属与我们愿景相同,并且拥有丰富的经验和财务资源,助力公司推进三个项目的生产,为艾芬豪在刚果民主共和国和南非的利益相关者创造价值,”Friedland 11日在公告中表示。

报道称,现持有艾芬豪9.9%股权的中国股东紫金矿业集团,将有权通过非公开发行行使现有的反稀释权。中信金属将被授予类似的权利以维持其股权。中信金属还将提供1亿美元的中期贷款。

刚果布客机在乌克兰基辅冲出跑道

刚果布客机在乌克兰基辅冲出跑道

据当地媒体报道,当地时间6月14日晚20点40分,刚果布拉沃航空公司一架从土耳其安塔利亚起飞的麦道MD-83型客机(4406号航班),在降落乌克兰首都基辅的西科尔斯基机场时从跑道冲出。
根据机场消息,机上169名乘客及6名机组人员无人受伤,所有乘客都被撤离到了安全地点。
西科尔斯基机场因此次事故短暂关闭数小时,于当地时间次日(6月15日)05:00重新开放。
一名乘客在社交媒体上对航班机组人员表示了称赞:“多亏机组人员的努力,我们还活着。”
事故发生后不久,布拉沃航空公司发表声明表示,4406号航班着陆时,机场地区正值狂风和多雨的恶劣天气。同时指出,航班机组人员具有非常丰富的经验。

来源:民航资源网

刚果金国有矿业公司Gecamines:与嘉能可达成和解协议,将为刚果金带来数十亿美元的收益

Kamoto铜业公司消防站,Kolwezi, DRC。图片:VisualMedia

据彭博社报道,刚果金一位官员表示,嘉能可(Glencore Plc)与刚果民主共和国国有矿业公司Gecamines之间达成的和解协议,将在未来10年为刚果政府带来数十亿美元的收入。
嘉能可周二与Gecamines达成协议,以结束围绕Kamoto铜矿公司(Kamoto Copper Co.,)的法律纠纷。该公司将成为刚果最大的铜矿和钴矿。Gecamines曾试图关闭KCC(Kamoto Copper Co.,),此前该公司声称嘉能可未能解决该子公司的资金短缺问题。
Gecamines总裁Albert Yuma周四在刚果东南部的卢本巴希举行的会议上表示,”我们认为,到今年年底,Gecamines将首次支付利润税,并向股东派发股息。”在未来的十年里,刚果政府预计的利润税将攀升至35亿美元。Gecamines的预期股息将超过20亿美元。
截至12月底,KCC的总债务为92亿美元,导致嘉能可和加丹加矿业公司(Katanga Mining Ltd.)的营运资金短缺42亿美元,这是刚果法律要求嘉能可和加丹加解决的问题。KCC的所有者是加丹加矿业有限公司和Gecamines,后者分别持有75%和25%的股份。嘉能可控制着加丹加86%的股份。
负债与股东权益
债务水平意味着,即使加丹加提高产量,这家国有矿商也从未从该项目获得股息,也不太可能从利润中分得一杯羹。Gecamines不会为公司的运营提供资金。
两家公司达成的协议涉及一笔56亿美元的债转股交易,这实际上降低了KCC的债务负担。周二发布的一份声明称,该交易还涉及向Gecamines一次性支付1.5亿美元,以及放弃部分采矿权。
“经过讨论,我们的合作伙伴已经同意对公司进行资本重组,”Yuma说。
这位Gecamines的老板一再声称,与外国投资者成立合资企业对嘉能可(Glencore)、中国钼业(China Molybdenum Co.)和MMG Ltd.等公司太过慷慨了。他说,现有的安排给财政部和这家国有矿商带来了一笔糟糕的交易。
尤马说:“我们希望重新评估我们所有的合作伙伴关系,为所有人创造真正有利可图的开发条件:外国投资者、Gecamines和刚果国家。”“我们从他们当中最重要的人开始,”他说,指的是KCC。
Gecamines称,Gecamines现在将与其他合作伙伴展开讨论,并补充称,如果企业认为自己能够继续运营不变的合资企业,那么它们“大错特错”。
(威廉·克莱伯)
本文有非洲矿业圈(ID: africa-mining)编译自外媒,转载请注明出处。

 

名词解释:
嘉能可(Glencore Plc)
刚果民主共和国国有矿业公司Gecamines
Kamoto铜矿公司(Kamoto Copper Co.,),KCC
加丹加矿业公司(Katanga Mining Ltd.)

非洲穷国的呐喊:取消不公平条款!刚果金矿业公司Gecamines要求与外国合作伙伴重新谈判

Gecamines在刚果首都金沙萨的办公室。(图片:公司网站。)

路透6月14日电- – –刚果民主共和国国有矿业公司Gecamines周四表示,已要求与外国合作伙伴就其认为不公平的合作条款进行重新谈判。

Gecamines在负债累累,产量不断下降的情况下,长期以来一直抱怨它的合资条款。该公司在2016年启动了一项合同审计,现在正准备与国际合作伙伴坐下来商讨更好的交易。

“如果我们的合作伙伴认为,给政府带来2.5%的特许权使用费的行动是充分的,那他们就错了,”Albert Yuma在东南部城市卢本巴希的一次矿业会议上说。

“我们将使用一切法律手段来收回我们的权利,”他补充说,并抱怨说,Gecamines的合作没有给刚果国家带来足够的收入。

尤马发表上述言论之前,Gecamines周二宣布,Gecamines已放弃对嘉能可(Glencore)子公司胜嘉矿业(Katanga Mining)的法律诉讼。胜嘉矿业的目的是解散嘉能可与嘉能可的铜钴合资企业。

Katanga同意债转股,这将使Kamoto的债务减少一半以上,并支付Gecamines约1.9亿美元。作为协议的一部分,Katanga同意债转股,这将使Kamoto的债务减少一半以上,并支付Gecamines约1.9亿美元。

刚果是非洲最大的铜生产国,也是全球最大的钴矿生产国。过去两年,由于钴被用于电动车电池,钴的价格大幅上涨。

强硬的立场

近几个月来,刚果当局对外国矿商采取强硬态度,试图利用大宗商品价格高企的机会。3月,总统约瑟夫·卡比拉签署了一项新的采矿法规,增加税收和特许权使用费,取消免税待遇。

在刚果经营的大公司,包括嘉能可(Glencore)、兰德黄金(Randgold)和艾芬豪(Ivanhoe),已威胁称,如果政府不尊重根据前一套法规授予的10年免税额,不改变财政和海关制度,将采取法律行动。

Randgold公司的首席执行官Mark Bristow在会议上表现得更加克制,他说新的准则“打破了信任”,但是刚果的矿山仍然可以成功。

尤马还表示,Gecamines与中国有色金属矿业(CNMC)的合资企业Deziwa明年将生产8万吨铜。

他补充称,Gecamines已与一家未具名的中国公司达成收入分成协议,将开发Kilamusembo铜矿和钴矿。

自上世纪80年代黄金时期以来,Gecamines每年生产近50万吨铜,如今已严重陷入债务危机,去年铜产量不足1.6万吨。

本文有非洲矿业圈(ID: africa-mining)编译自外媒,转载请注明出处。

谷歌在非洲建的首个人工智能中心 为何选择落户加纳

谷歌在非洲建的首个人工智能中心 为何选择落户加纳
腾讯科技讯 据外媒报道,谷歌宣布,它准备在非洲大陆上开设它的首个AI研究中心。

这个硅谷巨头周三在一篇博文中宣称,这个新的研究中心将会在今年晚些时候在加纳首都阿克拉开业。

“我们致力于与当地大学和研究中心合作,与非洲可能会用到AI的决策机构合作。”谷歌的博文称。

阿克拉位于非洲西部,它将与巴黎、纽约和东京以及谷歌山景城总部合作,一起来打造这个人工智能研究中心。

尽管这是谷歌在非洲设立的首个AI研究中心,但是该公司在过去十年中已在这个大陆上设立了多个办事处。它在这里推行了数字技能培训项目,它认为该项目最终将会让1000万个非洲人受益。此外,谷歌还运行了一个单独的名为Launchpad Accelerator Africa的项目,用以支持非洲10万个开发者和60多个科技初创公司。

但是,阿克拉并不是非洲唯一一个标榜自己是科技中心的城市。例如,埃塞俄比亚首都亚的斯亚贝巴和卢旺达首都基加利都以科技开发著称。而微软创始人比尔-盖茨(Bill Gates)则单独点名称赞肯尼亚是创新先锋,打造了数字支付平台M-Pesa。

咨询机构Control Risks’ Africa的助理顾问露西-詹姆斯(Lucy James)周四称,加纳吸引谷歌的原因还在于这里的教育质量不错。该机构专注于“吸引当地人才,因为加纳并不缺人才。”

詹姆斯称,加纳的政治相对稳定。而它的邻国尼日利亚则相对比较动荡。

然而,在世界银行的“易做生意”指数中,加纳在撒哈拉以南的非洲中排名第12位。卢旺达、肯尼亚和南非都排在前五名。

但是,加纳的政府支持商业发展,它的社会流行企业家精神,这一切对它被谷歌选中可能起到了一定的作用。(编译/乐学)

东南亚偷偷减少进口中国钢铁!美国暗自高兴!非洲却向中国招手?

东南亚偷偷减少进口中国钢铁!美国暗自高兴!非洲却向中国招手?

装满钢铁的中国货船从东南亚掉头,驶向大洋彼岸的非洲和南美洲……将一切收在眼底的美国满意地眯了眯眼,却不知中国的钢铁出口格局即将扭转。

 

中国是全球最大的钢铁生产国、消费国和出口国,但今年却频频在出口上遇阻,最近甚至面临出口市场重新洗牌。东南亚一直都是中国重要的钢铁出口市场,英国钢铁顾问机构MEPS追踪的数据显示,去年中国四分之一的钢铁出口到东南亚,此规模较前年已经下降45%,2018年首季则减少了三分之一。与此同时有一组数据吸人眼球:90%出口至美国的越南钢材,产地其实是中国。这两组数据之间的关系道出中国对东南亚出口骤降的真正原因。

 

美国的关税政策让重要的钢铁出口国都面临难关,中国作为最大钢铁出口国,只有1%钢铁出口至美国,大量钢铁其实是出口到东南亚,重点在于东南亚将购自中国的钢铁转手出口至美国。于是当关税来临,东南亚特别是越南忌惮来自美国的压力,表示很可能停止从中国进口钢铁,避免影响越南对美国的出口。

 

虽然不知道越南的决定能为其换取多大的利益,但是对中国而言,这一次看似迫不得已的转弯可能是一次转型时机:将市场从东南亚转移到更具消费潜力的南美洲和非洲。

最直观的现象是,包括越南、印尼和马来西亚在内的东南亚国家的钢铁产能日益扩大,最终将削减进口需求。与此同时,陆续涌来俄罗斯、印度等“大卖家”让整个东南亚钢铁市场趋向饱和,显得拥挤。此时,中国率先调换目标,开发新兴市场南美和非洲,优先抢占市场份额。

 

去年南美和非洲总共占中国钢铁出口量的8%,今年发往其中部分国家的中国钢铁量大幅增加。中国第一季度对其最大的非洲买家尼日利亚出口钢铁增加15%,对阿尔及利亚的出口量也增加近两倍。在南美,中国对巴西的出口量跳增40%,对玻利维亚的出口量几乎增加了九倍。

相对于东南亚市场趋向饱和、美国市场限制多多,非洲和南美市场对中国的钢铁产品显得宽容多了,几乎很少存在反倾销措施。不过,有市场就有竞争,随着中国出口商进一步深入非洲和南美市场,可能和本土供应商以及俄罗欧洲卖家产生利益冲突。

但是别忘了,在非洲本土,中国拥有超高人气,基建带来的附加效应让中国钢铁拥有极高的认可度

新加坡媒体:非洲加速发展体现了中国的努力和成功

新加坡媒体:非洲加速发展体现了中国的努力和成功
参考消息网6月7日报道 新加坡《商业时报》网站6月6日刊发香港时事评论员秦家骢的文章《非洲是中国的成功故事》称,西非内陆国家布基纳法索决定和台湾方面“断交”并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交,这是北京在非洲取得惊人成功的最新证据,尤其是从世纪之交以来。

文章称,数字说明了一切。2000年的时候,中国与非洲的贸易额为105亿美元,仅为美国与非洲贸易额的四分之一多一点,后者达到386亿美元。

 

然而到2013年,中国与非洲的贸易额达到了2000亿美元,是美国的两倍多,当时美国与非洲的贸易额为850亿美元。

 

文章称,中国在非洲的努力是如此成功,以至于皮尤世界民情项目在2015年的调查发现,非洲受访者(70%)对中国人的看法比欧洲(41%)以及亚洲(57%)和拉美的受访者(57%)要积极得多。

 

中国的成功在一定程度上无疑要归功于中方在2000年建立的一个机制——中非合作论坛。中国利用这个论坛来跟非洲大陆打交道。

 

文章称,非洲国家有资格通过中非合作论坛获得中方提供的经济好处。在中非合作论坛的首次会议上,中国为31个非洲国家取消了总额达12亿美元的债务,并设立了一个特别基金来鼓励中国企业到非洲投资。
文章称,对非洲国家而言,北京在经济上的吸引力是显而易见的。每隔三年,当中非合作论坛举行会议的时候,中国都会增加对非洲的融资承诺。在2015年,中国将其承诺的金额增加两倍至600亿美元,其中包括50亿美元的无偿援助和无息贷款、350亿美元的优惠性质贷款及出口信贷,剩下的是商业融资。当今年9月中非合作论坛在北京再次召开会议的时候,预计中国将宣布再次增加对非洲的融资承诺。

 

这样的承诺不一定是援助。中国正在为非洲各地的基础设施提供融资,修建桥梁、大坝、公路、发电厂和铁路线。这些融资通常以“资源换基建”的方式来进行,所以中国必定能取得回报——用石油或其他自然资源来换取。此外,这些基础设施项目通常规定由中国建筑公司来担当主要承包商。

 

文章称,中非合作论坛还支持教育方面的交流,中方向非洲派遣教师,并支持非洲人到中国学习。如今,在华学习的非洲人数量超过了在美国和英国学习的非洲人。

 

事实上,几个非洲国家的现任领导人都曾在中国接受教育。他们包括:刚果民主共和国总统约瑟夫·卡比拉、埃塞俄比亚总统穆拉图·特肖梅,以及津巴布韦总统埃默森·姆南加古瓦。

 

有鉴于此,很难否认非洲体现了中国的成功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