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菜单

走进埃塞俄比亚原始村落

埃塞俄比亚是个有3000多年文明的古老非洲国家,今天,走在这片神奇的土地上,依然随处可以看到很多民众生活在较为原始的状态中。当世界其它地方已经在现代化道路上昂首阔步前行的时候,埃塞俄比亚一些地方还在贫穷和落地的边缘徘徊。

村民聚集在卡诺亚喝土法酿制的米酒。

从埃塞俄比亚首都亚的斯亚贝巴向西南前行,到达埃塞俄比亚南方州的区域,那里集中了该国80多个民族的大部分成员,孔索族就是其中一个。这个民族的生活区域距离首都约600公里,人口30多万。

来到孔索族生活的一个村落—噶莫雷村,只见村落被石头砌成的厚厚围墙包围,村头还立了两块一米多高的石碑。据了解,数百年前,这里民族或部落间战争频繁,石碑是纪念在战争中取得胜利的英雄而立,而围墙是为了防御其它民族的入侵。

这个村目前还不通水、不通电,村子的房屋建设非常密集,家家户户相互挨着。而村民所住的房子,和非洲很多国家村民所住一样,由泥土和木材搭建,斗笠一样的屋顶下面是呈现筒状的墙体。房屋较矮,必须低头弯腰才能进入。

沿着村落中曲折而狭窄的泥土路行走,来到了卡诺亚的家,也让我们真正亲身体会到了这里的穷困和落后。

村民卡诺亚。

卡诺亚的家有四间土木屋子,两间居住,两间存储粮食,而厨房则是由几根树枝搭建的木棚。来到一间居住的卧室,里面漆黑一片,借助手机灯光,可以看到,泥土的地面上有两处高高隆起,那就是他们的床,屋内几乎没有一样现代化的东西。

卡诺亚家的厨房。

而卡诺亚家两间储存粮食的土木房子几乎空空如也。卡诺亚告诉记者,她家共有4只羊,还有两亩不到的田地,这两年,雨水不多,庄稼收成不好,每年高粱的产量都不到100公斤,只能依靠政府发的钱来购买食物。

卡诺亚家用于存储粮食的土木屋子。

和卡诺亚的家庭一样,大部分孔索族的村民以种田为主,放牧为副业,每家的田地十分有限,种玉米、高粱和苔芙(一种埃塞俄比亚高原作物),庄稼靠天收,所产作物时常不足以为生。

孔索族民众的生活也是埃塞俄比亚绝大多数农民生活的真实写照。在这个处在落后农业社会的国家,很多百姓连温饱问题都无法解决。埃塞俄比亚政府发布的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该国需要紧急粮食援助的人口就达到了800多万。

村中小路。

卡诺亚的家庭除了面临温饱问题外,日常的水电也是无法得到保障。她家里吃的水要到数公里外的河流去取,用电更成了遥不可及的事情。

中午十分,烈日高挂。卡诺亚的丈夫还在村外割草用以喂养家里的羊。部分村民已经从农田返回家中。

三两村民来到卡诺亚家中,在土木屋外席地而坐,一起闲聊,除此之外,此时他们最为惬意的事情莫过于共同享受土法酿制的米酒了,这是一种用高粱、玉米等作物发酵而成的酒,据说后劲不小。

酒后,卡诺亚开始准备一天的午饭,厨房里只有一个用三块石头支撑起的大铁桶。光着脚的卡诺亚向铁桶下添加了一些木材,准备起火,所吃的食物就是由高粱或玉米所制。

这里除了贫困,还保留了一些较为原始的风俗习惯,据卡诺亚介绍,如果家中有人去世,尸体要通过蜂蜜等原料处理后保存在罐中9年9个月零9天后下葬;男子到成婚年龄时,必须能够将村头的一块数十斤的石头举过头顶才可以结婚;如果夫妻双方不想要孩子,需要分开睡在两间土木屋子里。

村中用于集体议事的场地。

卡诺亚有3个孩子,已经无力再养更多小孩,于是她和丈夫分别睡在了两间土木屋里。

离开村落,金乌西坠。继续行走在埃塞俄比亚南方州的广袤土地上,放眼望去,原始的土木房屋点缀在树林间、山坡上,炊烟徐徐升起。不时还能看到有些村民使用“二牛抬杠”的传统耕作方式在田间耕作。这个有着一亿人口的非洲国家到处散发着原始气息。

图/文:新华社记者 王守宝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