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产妇在广州胎死腹中又验出艾滋 医生戴面罩抢救

0 Comment


感染艾滋、胎盘植入、胎死腹中、产后出血……无论哪个词都让人心惊胆战,然而,就在一位非洲籍产妇身上,这些事都发生了。

近日,广医三院广州重症孕产妇救治中心多学科救治团队密切合作,抢救了一名生命垂危的感染艾滋的重症孕妇。

孕妇胎死腹中夜晚求诊,却查出感染艾滋!

3月28日晚上8时许,非洲孕妇小艾(化名)独自一人来到广医三院急诊科。已经怀孕28周的她说,自己已有一天未感受到胎动,怀疑腹中的胎儿有问题。

急诊的医生检查发现,小艾的宫口已经开了,肉眼可见胎儿的下肢和脐带,出现胎膜早破、脐带脱垂,胎儿很可能已经出现问题。

小艾很快被转入产房,在B超检查中,医生看到胎儿已然没有生命迹象,颅骨开始变形。

孩子胎死腹中,需尽快娩出胎儿,但小艾却无法接受。因为文化的差异,她对一切医学检查十分抗拒。在医护人员的反复沟通下,最终她才答应进行阴道引产。

然而,小艾的血液检查报告却让医护人员倍感紧张——HIV阳性,她是一名艾滋病病毒携带者!但此时,小艾已经出现了感染发烧、心率加快的情况,引产必须马上实施。

来不及多想,产科的值班医生黄赟博快速却十分谨慎地为她实施了阴道引产。

子宫长满肌瘤,最大如婴儿头颅

将死胎娩出后,黄医生发现,胎盘却迟迟无法娩出,而且小艾的阴道开始出血,止都止不住。

一般情况下胎盘无法娩出会选择清宫,但小艾的子宫却问题重重:不仅胎盘位置不对,是前置性胎盘植入,而且整个子宫布满了大大小小的子宫肌瘤,最大的肌瘤直径足足有15cm,相当于一个婴儿的头部!

这么多的肌瘤,无法实施清宫。而大量的子宫肌瘤导致子宫收缩乏力,让出血无法止住;前置性胎盘植入,胎盘迟迟不娩出危及生命;满是肌瘤的子宫已经没有保存的意义……

复杂的情况摆在眼前,在全盘考虑后,广州重症孕产妇救治中心陈敦金教授及其团队认为,切除子宫是目前唯一可以保命的方法。

但是,艾滋病感染的情况增加了手术的难度,产妇免疫力低、凝血功能也比正常人差,手术的风险和医护人员职业暴露感染的风险不容忽视。

医生戴上隔离面罩密切合作救治产妇

出血不止,小艾的情况越来越危险,血压一度下降,甚至出现休克,手术已经迫在眉睫。3月29日早上,小艾被推进了手术室。产科主任陈敦金主刀,麻醉科主任亲自麻醉。

考虑到产妇艾滋病病毒携带者的身份,开腹手术的感染风险异常高。医护人员们都戴上隔离的面罩,防止术中血液飞溅到皮肤、眼球引起感染,手术台上的医生、护士、麻醉师都异常地谨慎,手术刀的每一个动作都万分小心细致。

因出血过多,术中还为小艾输了六个单位的红细胞。经过异常紧张的手术,小艾的子宫被顺利切除,出血终于止住。

切除下来的子宫如B超所见,布满了子宫肌瘤,正常组织所剩无几。考虑到产妇携带HIV病毒,术后进行了严格的消毒处理和医疗废物处置。

当脱下防护服的瞬间,手术室所有医护人员松了口气。目前,小艾已经转入ICU隔离病房,生命体征平稳。

“没有什么怕不怕的,我们的工作就是救治孕产妇。”术后,参与手术救治的重症孕产妇救治中心副主任余琳说。

她介绍,作为广州重症孕产妇救治中心,广医三院每年接诊无数高危孕产妇,胎盘植入、产后大出血已经成为家常便饭。“为艾滋病产妇实施手术,对医者的职业来说无疑是高度的挑战,但生命的重托让我们在恐惧与困难中依然选择负重前行。”

【记者】李秀婷

发表评论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