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菜单

尼日利亚学者:别国修建藩篱 中国筑路搭桥

  9月21日,正在中国参加“2017一带一路媒体合作论坛”的尼日利亚前总统发言人、主流大报《今日报》编委会主席和专栏作家奥卢塞贡·阿德尼伊在《今日报》整版刊发题为《中国王子与饿虎》的署名文章,抒写其此次甘肃敦煌、北京之行的所见所闻,所思所悟。主要内容如下:

  本周二晚,中国甘肃敦煌。“2017一带一路媒体合作论坛”讨论环节中,人民日报媒体技术公司总经理叶蓁蓁畅谈人工智能及其带来的新媒体时代美好愿景,令来宾们心驰神往。而真正打动我的,却是叶讲述的关于他个人经历的故事。他告诉我他来自农村,在他5岁以前村子一直没有通电。有一天,全体村民决定通过捐款筹钱购买发电机,并耗费数周寻来能发动机器的机修工。在通电的那一天,大人告诫村里所有的孩子不能触碰电灯泡,否则“会把里面的老虎放出来”。会后,我问他今年贵庚,答曰41。“所以你讲述的故事发生在36年前”,我问道。他点头。他还告诉我,那是一个叫做“龙潭峡”的村子,靠近浙江省温州市。如今,那里的大多数人是何等富庶!

  不到40年间,中国发展水平突飞猛进,雄辩地证明了中国领导人的远见卓识,以及中国人民为了进步而奋斗的坚定承诺。这也使我们看到,纵然往日消沉,只要我们决意变革,尼日利亚前途仍然不可限量!然而,当别国正在前瞻性地思考如何提高公民福祉,我们国家的“某些人”却仍在不务正业,仍在为何如从一种可能很快就将变得毫无用处的商品中分配非劳动所得而争执不休。我们必须向他人学习,以免我们的未来一贫如洗,只能滋生暴力!

  从上周日到周二,我与来自各大洲126个国家的264名记者齐聚中国西部城市甘肃敦煌,参加2017年度“一带一路”媒体合作论坛。在周二的开幕式上,我有幸与来自美国、英国、巴基斯坦等国家的其他9名记者一道发表演讲。我在演讲中提到这样一个事实:当某些国家领导人拼命地在边界上修建围墙,中国却决定把搭建桥梁、开拓新视野、建立战略伙伴关系作为首选。这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愿景一脉相承。今年早些时候,他在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的演讲中指出,“搞保护主义如同把自己关入黑屋子”。澳大利亚格里菲斯大学名誉教授柯林·麦克拉斯说,西方很多人对“一带一路”倡议持悲观态度,但他却认为这一构想很有可能成功,因为它正逢其时:美国主导的全球化正在衰退,而中国正变得更为强大。他预计,在未来几十年,“一带一路”倡议将产生深远影响。

  怀着在欧洲、亚洲和非洲之间打造有形的、无形的互联互通的憧憬,通过打破贸易壁垒及发挥科技力量,中国畅想在全球范围内为不断扩大的包容性经济增长和外交关系打开全新空间。“一带一路”已涵盖69个国家,总人口不少于44亿,占全球人口总量的60%以上。这意味着一扇前所未有的投资窗口正在打开,使处于不同发展阶段诸多国家的人民能够共享繁荣。尽管有人认为,囿于当今国际现实,“一带一路”倡议只是一种雄心壮志,但毫无疑问的是中国将通过这样的战略拓展影响力,并极大地从她所展望的新经济秩序中获益。中国国家创新和发展战略研究会会长郑必坚先生在发言中表示,两条截然不同的道路摆在世人面前,每个国家都能做出选择:选择保护主义道路,一于创新、发展无功,二于互利共赢无益;另一条道路,就是“一带一路”。

  令我感到担忧的是,在世界相互依赖程度日益加深、中国在非洲大陆影响力持续扩大的情况下,非洲并未摆正自己的位置,抢抓“一带一路”倡议带来的机遇。据我所知,在东非有一些交通基础设施建设项目,但我们更需要一个一致性的非洲战略,因为签署该倡议的国家越多,就越容易推动集体共同发展。因此,非洲当务之急是为经济一体化开辟空间,提高非洲议价能力和规模优势。

  总而言之,此次访华不虚此行。周一我们参观了敦煌莫高窟,在那里我们邂逅了公元四世纪的中国古代文明。我尤其被“舍身饲虎”的壁画所深深吸引:悲天悯人的王子甘愿成为饿虎的食物,何等令人动容!

  早在2000年10月,我和查尔斯·奥努奈居先生(现为尼日利亚中国研究中心主任——译者注)就应中国驻尼使馆之邀赴华采访中非合作论坛第一届部长级会议,如今已是我第6次访华。在我的记者生涯中,我很早就认识到认识事物不能只看表面现象。我深知,中国目前仍然存在一些基本性矛盾,但中国在不遗余力地创造大量财富的同时,更注重确保一定程度的公平分配,这使得越来越多的人摆脱贫困,走向富裕。这个国家使我为之倾倒!

  正如我周二演讲时提到的,令人叹为观止的莫高窟不仅是古代洞窟艺术宝藏,它们还是中国古人在峭壁上创造的奇迹。355名僧匠凿石成窟的传说启示着我们,勇于牺牲的人民才能形成经久不衰的社会,在历史的某些节点需要有人准备付出代价,而这些人终将美名流芳。

  治国理政的目标并不是要将某种秩序强加于不同民族,而是要达成广泛共识:人们和而不同,和平共处,共同繁荣。与中国打交道过程中,我也不断认识到:假如我们能勠力同心,和衷共济,将无往而不胜。对于处在历史上最困难时期的尼日利亚来说,这个经验尤其适用。

来源:驻尼日利亚联邦共和国大使馆






说点什么

您将是第一位评论人!

  Subscribe  
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