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菜单

三言两画︱比起生活,酒好甜

我总觉得,这世上没有绝对的苦味和甜味。

 

年轻的时候喜欢喝酒。什么酒都喝,什么样的酒场都喜欢,也常常把自己喝得烂醉、断片、失态,没什么顾忌,总觉得不喝醉,怎么叫喝酒呢。自己喝也喜欢劝别人喝,酒醒了也往往是,茫然四顾,了无意义。

 

上了岁数,还是喜欢酒,只是不喜欢那么喝了。每每想喝酒了,也只是一个人,在家里,为自己倒一杯高度的纯粮食的白酒,一口一口慢慢咪完,酒精浸润全部味蕾,带来的辛辣像按摩一样,身心通透。

 

少有的时候,情趣相投的朋友,坐下来,想喝就喝,多少随意,开心了多喝点,不开心茶水代酒,也没什么负担,没什么功利。不带目的地喝这种“无意义”的酒还有些意思,否则一点意思也没有,总觉得酒桌上事并不靠谱,酒后的话也都不可信。

 

店里的小伙子阿灿有一段时间,常常做一种冷泡茶,很浓。他倒一杯给我的时候,往往也同时给我一小杯水,慢慢品完一杯清苦的冷泡茶后,他抬手示意我端起杯子,喝那杯水,一入口,是穿透身体的、无与伦比的甘甜。

 

忘了谁说的,酒是一群人的孤单,茶是一个人的狂欢。挺有道理。






说点什么

您将是第一位评论人!

  Subscribe  
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