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商在南非:中国人互相压价 市场被做死了

华商在南非:中国人互相压价 市场被做死了

金砖商人·凤凰财经特别策划

作者,熊乙。凤凰网财经主笔,2017年7月以来,先后采访十余位金砖国家的华商,涵盖华人在巴西、俄罗斯、印度、南非从事的主要行业。

1488年,葡萄牙航海家迪亚士发现了好望角,自此,这个非洲最南端的国家开始书写光辉。500年后,福清人乘浪而来,或铩羽而归,或载誉而返,唯一不变的是当年那股拓荒者的勇气。

接偷渡客、被人拿枪顶着头……翁国良的经历就是一部福清人的南非发家史。从摆地摊到与印度人抗衡的批发商,福清人见证了南非经济的发展与困境。

1996年冬天,莱索托与南非的北部交界处,莫霍卡尔河如往日般缓缓地流淌着,寒风阵阵,河水刺骨。

晚上六点,天色渐暗,但未全黑,翁国良和朋友开着两辆小车,准时赶到了约定地点。翁国良的朋友是当地有名的“蛇头”,专门做中国人的偷渡生意,莫霍卡尔河就是他最常走的一条线。

当天晚上,他们要在河边接六个从莱索托偷渡过来的福清老乡,四个男人,两个女人。地址是事先选好的,这里够偏僻,经过的车少,不容易被警察发现;离河岸也近,出了河就可以直接上车;河面很窄,过河不需要花太多时间,但也意味着水流很急。

离约定的时间越来越近,翁国良看到一眼河面,河水中出现了几个忽隐忽现的身影。河水漫过了脖子,他们不得不高举双手,将行李托过头顶,虽然离河岸已经很近,但他们走得却很慢,因为一不小心就会被急流冲走,前功尽弃。

莱索托与南非的北部交界处的莫霍卡尔河。

偷渡去南非

“除了中国人,一般人不会从边界河偷渡南非”

上世纪90年代,许多福清人通过这样的方式偷渡到了国外。他们虽然没读过什么书,但沿海人民的经商意识深入骨髓,出海闯荡便成了他们的选择。

翁国良是在1993年出国的,作为小岛上第一个出去的人,他第一站选择了非洲的莱索托。当时,除了非洲之外,英国、美国和日本也有许多福清人去。翁国良本来也想去这些既安全又发达的国家,但无奈劳务外派的费用太高,于是只能退而求其次,选择了非洲。

福建长乐、福清等地是偷渡的高发地区,上世纪90年代许多福清人通过偷渡的方式到达南非。

据翁国良回忆,因为签证很难拿,福清人出国大多走的是“劳务外派”——先办理小国家的签证,然后偷渡到发达国家。这种半合法、半非法的方式在福清很受欢迎。偷渡的国家越发达,劳务外派的费用就越高。欧美国家要30多万元,而莱索托只要7万元。

向亲戚朋友凑够了钱,翁国良终于在1993踏上了莱索托的国土。在他这批中国新移民去之前,那里是台湾人、香港人和广东华侨的天下。刚到莱索托时,翁国良就在一家台湾人开的超市工作,三年才将欠债全部还清。

中国人踏足海外之后,经常会开一些超市、店铺等,服务于当地人。

莱索托始终不是久留之地。如果不是因为南非的签证不好办,翁国良的第一站一定会选择南非。“莱索托我们叫它‘鸟不生蛋的地方’,是一个很山区的国家。”翁国良说,“南非有更大的发展空间。”截止2016年,南非的国土面积是莱索托的40倍,人口数量是它的25倍,两者的差距不言而喻。

因为莱索托四面被南非环绕,堪称南非的“国中国”,许多福清人都会把它当作偷渡到南非的“跳板”,这才有了文章开头的那一幕。

在翁国良的记忆里,除了中国人,一般人不会从边界河偷渡南非。他们冒着生命危险来到一个新的国家,身份、金钱、地位一切归零,有的人在这里重新崛起,有的人却真正地死在了这里。

莱索托四面被南非环绕,堪称南非的“国中国”。

种族之殇

“在南非开店的,都请了背长枪的保安”

“陈焕生不由自主地立刻在被窝里缩成一团,他知道自己身上不大干净,生怕弄脏了被子……他下了床,把鞋子拎在手里,光着脚跑出去;又眷顾着那两张大皮椅,走近去摸一摸,轻轻捺了捺,知道里边有弹簧,却不敢坐,怕压瘪了弹不饱。”

翁国良说,他96年第一次来南非时的感受,和小说《陈焕生进城》中的陈焕生一模一样,只是被子换成了高楼大厦,皮椅换成了高速公路。“快接近南非的时候,灯火辉煌,一大片的,跟莱索托简直是一个天一个地。”他说。

然而,历史似乎定格在了这一刻。在南非呆了20多年,翁国良几乎没见到新修的道路,原有的设施损坏了也没人维护,“和白人时代完全不一样”。

90年代的约翰内斯堡,城市建设可与发达国家比肩,如今20年过去,它看上去几无变化。

有人形容南非是“被黑人入侵毁掉的布尔人的南非”,将南非经济衰退的矛头指向了一个伟大的人物:曼德拉。虽然这种表达方式有待商榷,但不可否认的是,曼德拉引领的黑人解放运动,的确给南非经济带来了一些负面影响。

1994年曼德拉当选总统,南非的种族隔离历史就此结束。虽然压迫黑人的种族主义法律被一一废除,但南非的种族歧视并没有终结,它只是换了种方式继续存在着——黑人翻身当上了主人,白人却沦为了社会底层。

“与恶龙缠斗过久,自身亦成为恶龙。”尼采一个多世纪以前说的话在南非应验了。政府出台了大量对黑人的优惠政策,《黑人经济振兴法案》要求白人拥有的公司必须出让26%的股份给黑人;《公平就业法》要求工矿企业的黑人雇员必须达到指定比例,才能承接政府合同。

这些优惠的受害者不仅有白人,还有当地的华人、印度人等有色人种。华人感到不公平,于是上告到法院,经过八年抗争,终于让南非法院在2015年作出裁决,将华人和印度人划归为“黑人”人种。

2013年2月25日,南非比勒陀利亚,车场保安亨得利·文特在棚屋里穿鞋子,准备去上班。在过去的15年里,随着失业人口成倍增长,南非白人住在临时居所里的现象越来越普遍。

种族隔离制度的取消,还带来了一个意想不到的后果。大量黑人涌入白人居住的城市,劳动力市场供求严重失衡,许多人因此失业。没有了生活来源,他们开始走上违法犯罪的道路。

去南非之前,翁国良就听人说起过南非的治安差。约翰内斯堡被称为“世界暴力之都”,当地甚至流传一句俗语:“没有被抢劫过就不算来过南非。”

翁国良来约翰内斯堡的第二年(1997年),他接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电话,帮他办签证的福清老乡在约翰内斯堡被黑人开枪打死了。“前一天我还在他店里玩,一起喝酒、打牌,年纪轻轻的怎么说死就死了!”翁国良显得愤怒又无奈。

在南非,每年都有华人死于抢劫事件,少则十几,多则二十几。翁国良自己也被抢过。2002年的一个晚上,他正在朋友家拜访,几个黑人突然拿着枪冲进来,恐吓、抢钱还打人。翁国良试图让他们拿钱走人,结果被看管的人一根钢筋狠狠地打在背部,至今还留有疤痕。“被抢匪拿枪顶着头呀,真的是命悬一线。”说起这段经历,翁国良仍心有余悸。

“在南非开店的,都请了背长枪的保安。”翁国良后来开了超市,也专门聘请了6个带枪的保安,在岗哨亭全天候保护。

约翰内斯堡被称为是“世界上最危险的城市”,这里的犯罪率全球最高。

价格战

“中国人自己把自己打死了”

和许多福清人一样,翁国良在南非的第一桶金来源于摆摊。一只成本25兰特的手表能卖到100-150兰特,一天可以卖几十只,很多福清人就这样在南非站稳了脚跟。

在翁国良看来,南非人很喜欢提前消费,往往发工资当天,就去超市把一个月需要的东西全部买完。“前半个月有钱花,后半个月没钱花,剩下的钱就还上个月的(债)。”翁国良笑着说。

南非人的消费习惯给中国商人创造了机会,翁国良之后,又有许多福清人前往南非开超市。“第一批赚钱了,就会一传十,十传百,一个人能带一个家族过来。”翁国良家乡所在的小岛一共800人,现在有300人都在南非。

南非的中国人越来越多,生意却越来越难做。“价格战太严重了。”之前在博兹瓦纳卖洁具的李琳(化名),今年打算转战南非市场。此前,一个中国人复制了她的方法,在同样的工厂,进同样的东西,做另一个品牌,价格却是她的60%。李琳在博兹瓦纳的销售额因此减少了70%。

“我卖150,他卖50,我说这样没利润,他说十几块钱进的,卖50够了。”说起中国人之间的压价行为,李琳显得有些气愤。在她看来,中国人每去一个地方,都喜欢低价倾销,本来物价很高的市场一下子就被中国人做死了。“你做起来了,死了多少家?中国人都是自己把自己打死了……”

翁国良对此深有感触。2010年他和侄子决定从超市零售转入超市批发,之后又创立Afrimart和Amonet两家电商平台,就是为了规避“价格战”。在翁国良看来,中国人长期挤压在低端的行业里恶性竞争,只有向更高端的产业转型,避免产品复制,才有发展空间。

向上转型的道路并不容易,翁国良决定进入批发行业的时候,印度人已经将这里全部垄断。如果不是有大批开超市的福清老乡支持,他的生意根本进行不下去。

约翰内斯堡,翁国良的Afrimart公司。

关于“价格战”,李琳还做了个形象的比喻:“村子里有一个加油站,白人来了,建的是24小时便利店;印度人来了,建的是修车场;中国人来了,建的还是加油站。”

中国商人彼此复制,彼此压价,将彼此逼到了末路。而与此同时,南非大地上正酝酿着一场新的风暴。

汇率之痛

“去年赚300万,今年变成150万”

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南非也未能幸免于难,市场动荡之余,南非币大幅贬值。金融危机还未结束,“世界杯”便接踵而来,政府财政吃紧,经济进一步下滑。南非华商的“黄金十年”就此终结。

在翁国良的记忆里,南非鼎盛时期有超过四十万华商,任何行业都有人做,光约翰内斯堡的批发商场就有十几家,租金很贵,但却处处爆满。这样的情况在2010年之后便渐渐消失了,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汇率贬值。

约翰内斯堡,某华人商城。(翁国良/摄)

2005年,兰特对美元汇率是6:1,人民币对美元汇率是8:1,南非做生意再汇款回国可以大赚一笔;2010年,兰特对美元汇率贬值到8:1,人民币则升值到了6.5:1,利润大减但仍可薄利多销;2015年底,兰特对美元一路贬值到了15.5:1,人民币则持续升值到了6.5:1。这意味着1兰特汇回国,折合人民币只有0.4元。

“拿一百万人民币来投资,后来变成了30万,你再怎么赚,能抵得过(汇率贬值)吗?”翁国良摇了摇头,“0.7、0.8元的时候,大家还没觉得什么,贬到0.3、0.4元的时候,大家都受不了了,赚不到钱都亏了。”

生意好的时候,翁国良的超市一年能赚250到300万人民币,最快一年、最慢一年半就能回收所有成本。货币危机之后,虽然超市的营业额没有减少,但是赚到的钱却比以前缩水了一半,“以前赚300万,现在变成了150万。”

连续5年的货币贬值让南非华商损失惨重,许多小商户熬不住,纷纷撤往第三国家,少数留下来的都是一些实力比较强的。那十几家曾经灯火通明的中国商场,“除了很旺的两三家还保持着,其他的也都已经人去楼空。”

可爱之地

“南非再不好,也不会回国”

虽然南非治安不好,汇率暴跌,移民政策也逐渐收紧,但翁国良始终没有想过离开这里。“我们自己买了房,已经把这边当成自己的家,只能努力熬过去。”

在翁国良看来,南非也有它的可爱之处。这里的气候、环境、居住条件都比中国好,房价也比中国便宜。翁国良在南非买了一套别墅,占地1100平方米,双层建筑面积480平方米,还有前后花园和游泳池,只花了300万人民币。而如果放在福清,“光地皮起码就要1500万人民币。”

李琳非常看好南非的房地产,翻着手机里保存的房产信息,她表示自己有想法转行做房地产中介。去年,她帮家人看好了一套房,当时800万的价格现在已经涨到了2000多万。“这是个很大的商机。”她坚定地说。

除了房价之外,翁国良留在南非还有一个重要原因:这里的市场够“单纯”。在他看来,中国的人际关系复杂,商场上尔虞我诈,竞争激烈,许多从南非回国发展的人都吃过亏。相反,南非的经营环境相对简单,中国人大多做得不错,即使有风险也能坚持下去。

“我们这一批人要是回国去,就是傻瓜一个,连工作都找不到,在南非还能当个老板,还能赚。”他说。

此处是异乡,此处是故乡。对于无数奋斗在南非的福清人来说,这里是他们的第二个家乡。年少时,对财富的向往驱使着他们来到这里,如今已至中年,这份执着仍旧未变。回首往日,他们依然是那个敢闯敢拼的少年。

(凤凰网版权稿件,转载请注明来源!

从《战狼2》,看那些在非洲艰难生存的中国人

从《战狼2》,看那些在非洲艰难生存的中国人

正文

看完《战狼2》,令小编感受最深的,不是那些坦克大炮的枪林弹雨,也不是拳拳到肉的刺激搏斗,而是本片中给人耳目一新的真实感。过往的国产动作片,即便故事展开放在国外,也多半只是胡乱编排几个派别,一堆外国黑帮、跨国公司、神秘组织之类,很少有《湄公河行动》那样依托于真实背景的。加微信amz901,看更多内幕好文!

在回家的路上回味剧情,感觉本片真真切切地从侧面反应出了中国公民在非洲,特别是非洲的那些高风险国家中生存、打拼的不易。因此,想通过这篇文章,给大家普及一些这方面的冷知识,也算是对电影的背景进行一些补充。

01 非洲人民怎么看待中国人?

非洲虽然相对落后,但还是吸引了越来越多的华人前去从事各项工作。根据资料统计,1950 年初,在非洲的中国人仅有3.7万人,其中还有很大一部分是港台人士,但是到了1990 年后,中国人开始大规模地涌入非洲,到了2012 年底,非洲华人华侨的总数至少有100 万以上。他们主要分为三种:劳工、商贸人员和黑户。

整体而言,中国在整个非洲大陆口碑还是不错的,这一点从电影中也能看出来。

早在明代,郑和下西洋时就到访了非洲国家,建立了友好的交流关系。近代中国在非洲从没有殖民历史,并曾经支持非洲的民族解放和独立,后来又长期提供大量无偿援助,因此非洲人普遍对中国人没有恶意。

小编在美国留学时,一位非洲留学生就和我说,你们中国和西方国家不一样,他们来就是想殖民占领我们,后来发现搞不定,就千方百计想着吸血,搜刮我们的资源。但是中国人来了,给我们建设基础设施,修桥建路,是双赢的好事。他说大部分他的同学家人,对中国人都是挺感激的。

但是,这并不代表着一锅汤里就没有老鼠屎。

首先,中国人在非洲无论从事劳工还是做生意,都比如会和本地居民产生竞争关系。而非洲人普遍比中国人懒散,也不是那么在意自己的事业,只要每天过得开心就好。再加上缺乏良好的教育背景和产品源头渠道,他们很难和中国人竞争。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自己赚不到钱,当然就对跑来淘金的中国人眼红了。

其次,西方媒体从来不吝于对中国形象进行百般扭曲,在非洲各种宣传中国的负面消息。再加上非洲一些政党为了自己利益需要所进行的煽动,导致很多非洲人对华人态度逐渐转化,甚至出现仇视中国人和反华的情绪。

在非洲旅游的时候,大部分当地居民对我们还是挺友善的,但是有一次在酒吧就遇到一个哥们一直朝我们竖中指。后来才打听知道,那人原本开了一个小卖部,自从旁边开张了一家华人超市(叫中国红,后来好像做成连锁了)之后,就开始一蹶不振,因此对中国人非常有敌意。所以说,在利益面前,是没有永恒的朋友的。

另外,非洲的社会治安问题普遍不好,很多国家政府的社会治理能力相当差,导致的盗窃、抢劫、绑架等案件层出不穷。其中,在中国外交部网站上注明有社会治安风险问题的国家,就有19个,占到非洲国家的三分之一之多。

而各种治安问题中,最为突出的,就是抢劫和绑架等恶性案件,这些都对中国公民的生命财产安全形成了莫大的威胁。在南非、尼日利亚、安哥拉、刚果等国家,每逢节假日或重大活动时期,抢劫盗窃等现象就会变得更为严重,甚至一到非洲过节中国人就只能躲在家里。一个朋友刚刚去了埃及,那里的小偷扒手也是满大街都是,背包不知什么时候就被打开了……

02 危险的黑非洲

而这些,还只是民间的一些潜在风险,即便没有这些风险,非洲很多国家本身也是极不安全的。

根据过去几年外交部网站所发布的关于局势动荡的安全公告,涉及到的非洲国家就有埃及、刚果( 金) 、几内亚、加蓬、喀麦隆、科特迪瓦、肯尼亚、利比亚、马达加斯加、马里、莫桑比克、南非、尼日尔、尼日利亚、塞内加尔、苏丹、突尼斯、乌干达、赞比亚、乍得等多达27 个非洲国家,数量甚至占了非洲国家总数的一半。虽然《战狼2》中没有提及背景地是具体非洲哪个国家,但这本来就是那里的普遍现象嘛……

非洲诸国的政局一向都是脆弱而不稳定的,每逢大选、领导人去世就会各种闹一闹,几乎每个国家,都存在实实在在的或是潜在的反政府势力。

北非原本还算好的,可自从阿拉伯之春之后,埃及、突尼斯、利比亚这些国家也变得不再稳定。马里、布基纳法索这些本来好端端的国家,也开始军人哗变。

不过说到军人,非洲存在大量的军阀割据,比如索马里自1991年1 月原西亚德政权被推翻后,就陷入了连年内战,导致多个军阀政权并存。此外,尼日利亚、乍得和苏丹等国的局势,也都受到各种反政府武装力量的影响。在《战狼2》中的红巾军,也明显是一支反政府武装,是要打算建立政权的,而且人家的BOSS很有头脑,居然懂得利用中国的国际地位……

如果仅仅是内乱也就罢了,非洲各国之间还喜欢搞边界争端,比如2012 年4 月,苏丹与南苏丹在边界地区哈季利季发生冲突,中国公司与公民就只能被迫撤离该危险地区。说起来那年我去塞伦盖蒂的时候,听当地人说旁边乌干达突然传说要开打,很吓人……

而更可怕的,则是非洲的各种恐怖袭击,特别是针对中国人的恐怖袭击,从2000年之后就越来越多。

比较有名的有2007年1月,五名中国工程人员在尼日利亚河流州被不明身份武装分子劫持,这是在该地区发生的第一起绑架中国工人的事件。2007年4月一个中资石油公司项目组在埃塞俄比亚索马里州遭武装分子袭击,中方九人死亡,七人被绑架。7月一家中国公司在尼日尔工地的负责人被“尼日尔争取正义运动”( Niger Movement for Justice) 组织绑架。

2012年1月28日,中国电力建设集团下属中水电苏丹公路项目营地遭苏丹反政府武装袭击,29名中国员工(包括2名女性)被苏丹人民解放运动北方局武装劫持。值得一提的是,这是海外中资企业单次遭劫持人数最多的事件。本片中虽然没有提及类似的恐怖袭击,但是红巾军对平民的屠杀,也是非常可怕的。

最最可怕的,当然是片中展现的“拉曼拉”病毒肆虐,连冷锋这样的特种兵都在接触死尸时感染,差点送了小命。

显然,拉曼拉就是指代的埃博拉病毒,后者有多么可怕无须我赘言了,引用一句医学界的名言“埃博拉一天的效果,就相当于艾滋病一年的效果”就足以说明它的可怕(推荐大家看一本相关的书《血疫:埃博拉的故事》)。

况且,人家大黑非洲并不仅仅是艾滋病、埃博拉的天下,其他各种流行病也横行无忌。(我当初去一趟打了六发各种预防针……)非洲是世界上流行病高发区。且不说非洲大陆艾滋病和疟疾的肆虐,仅中国外交部网上提及的流行性疾病的安全通告,就涉及了刚果( 布) 、加纳、乌干达、坦桑尼亚、莫桑比克等20 个非洲国家之多。

非洲的流行疾病类型主要包括埃博拉、切昆贡亚热、霍乱、“甲型H1N1”、骨髓灰质炎、登革热、炭疽热、裂谷热、“H5N1”、黄热病等10 种。其中,爆发面积最广、最频繁的是霍乱。

根据外交部网站资料,2006年6月至2012年10月,在安哥拉、刚果(布)、刚果(金)、几内亚比绍、加纳、津巴布韦、马拉维、莫桑比克、尼日利亚、塞拉利昂、坦桑尼亚和中非共和国均发生了规模较大的流行性疾病。可以说,各种病毒遍布的可怕才是黑非洲最致命的。

03 一次撤侨的壮举

不过说起来,《战狼2》中的背景国并不是非洲,而是2015年的也门内战期间,中国海军参与撤侨的那次壮举。

颠覆!

欧洲欠非洲一个道歉

在15世纪前欧洲人到来之前,非洲已有数个王国处于社群主义向封建主义过渡的边缘,如没有外界干扰,非洲也会循着自己的道路向前发展。但历史没有如果。
《欧洲如何使非洲欠发达》一书,致力于从历史的角度探寻欧洲人的行为如何使非洲欠发达。作者将欧洲人对非洲的影响分为两个阶段:一是前殖民主义时期的奴隶贸易阶段;二是以1885年《柏林条约》为标志的帝国主义瓜分非洲即殖民主义时期,非洲所生产剩余价值加速外流,资本主义世界与非洲之间的差距愈发拉大。书中集中阐述了非洲欠发达的诸多表现,不仅包括社会、政治及经济,也包括教育等方面。
作者沃尔特・罗德尼(Walter Rodney,1942-1980)是著名的非洲史学家,对加勒比海和北美黑人民权运动影响颇深,他将学术与行动结合在一起,代表了受压迫者的声音,成为反对圭亚那专制政府的领导人之一。罗德尼于1980年38岁时被暗杀。他去世后成立的罗德尼基金会致力于他未竟的事业――泛非主义运动。
译者李安山是非洲问题专家,目前担任中国非洲史研究会会长,中国非洲问题研究会副会长等职。 (本报记者 顾学文)

非洲最需要支援的是什么

Michael Ehizuelen

以前我以为中国人都是会飞的,为什么?因为在非洲,我们看的中国电影里面,中国人都是能上天入地的。所以,我来之前有这样的想法。下飞机之后,我看到每个中国人都会问他们:你怎么不飞?
我来中国已经8年了,还是没有见到一个能飞的中国人,但是我很感谢他们,感谢所有中国人的热情好客。
同样,外界对非洲也有这种错觉。他们去非洲参加一个展览会,去之前他们觉得非洲人都是骑大象的。去了之后他们吓一跳,说你们怎么也会塞车,而不是塞大象?你们为什么没有穿兽皮上班?很多人对非洲的印象还沉浸在贫困中。
我们的想法取决于我们的观感,观感决定了我们的信念。所以,我想告诉大家的是,非洲也在变。
2000年的《经济学人》杂志有一期封面叫《没有希望的大陆》,说的就是非洲;但是2011年这本杂志的有一期封面则是《崛起的非洲》。从这两个封面中,我们看到非洲确实在不断崛起。我们要知道,非洲的历史并不是贫困的历史,而是贫困干扰了非洲的历史进程。非洲不是天生就是贫穷的大陆,贫穷也不是非洲的命运,只是贫穷干扰了我们的发展进程而已。
20多年来,中国一直在消除贫困,贫困率从1978年的97%降到2015年的5.7%。为什么中国能有这么杰出的成就,有7亿人脱贫,但非洲仍然深陷贫困的陷阱?曾任美国副总统的拜登说过这么一句话,非洲国家没有理由不成为世界最富裕繁荣的国家之一。如果没有理由不繁荣,那么我们为什么还这么穷?
人们往往把非洲看成一个疾病丛生的地方,一个充满战乱、冲突的地方,一直觉得非洲需要怜悯、需要施舍,说起非洲总是想到援助而不是投资。
但是我想说,非洲的贫穷不是因为缺钱,贫穷是因为没有知识。我举个例子说明我的这个观点。
非洲盛产可可粉,但非洲很多超市里比比皆是的巧克力产品,都是从英国进口的。这些非洲国家把咖啡豆卖给发达国家,一公斤只能卖0.45美元,而发达国家买了原料加工以后,又以一公斤8美元的价格卖给其他国家。
非洲有83%的加工食物,比如酸奶、奶酪都是进口的。预计到2020年,我们要花1.4万亿美元进口食物。在非洲,我们没有能力生产自己的产品,人们给非洲起了一个新名称――“乞讨的亿万富翁”。我们有太多资源,但不知道怎么用,我们在浪费资源。我们的可可豆、我们的生铁都是出口原料,由其他国家生产,然后再进口到非洲。我们怎么把非洲的自然优势转化为发展优势呢?
韩国和加纳曾经国民生产总值差不多一样,而过了30年,韩国的生产规模是加纳的6倍之多,因为韩国在发展中充分发挥了知识的作用。联合国非洲经济研究组织也提到这一点,在非洲经济发展中,知识的贡献率只有区区5%,每年只能带来500万人的就业。
所以说,非洲需要用创新的方式和世界各地开展合作,通过新的技术,产生新的产品,创造出新的财富。
非洲和中国的合作模式就是一种创新,叫作对口支援。所谓对口支援,原来是指中国国内的富裕省份对口支援贫困的省份,这是一种中国模式。
中国对非援助也引入了这种模式。重庆对口支援坦桑尼亚,湖北对口支援莫桑比克,这有什么意义?它的意义就是形成了一个集群的基础,一批企业可以定向支援某一个国家,根据这个国家的需求来制定发展目标。
非洲需要什么?我们不需要施舍,而是要你们教我们如何发展。非洲的减贫不能通过慈善来实现,非洲的减贫要通过知识的分享来实现,就像中国有句老话:“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不要给我鱼,我要知道捕鱼的方法。
现在非洲有70%的人口在35岁以下,我们要做的就是对他们进行培训,给他们提供更多工作,要像鼓励中国的双创一样鼓励他们创造工作而不是求别人给他工作。
知识就是经济发展的生命线,有知识经济,发展才有活力。如果中国的宝贵经验能够分享给非洲,非洲一定也能在不远的未来消除贫困。
(摘自浙江师范大学非洲研究院研究员Michael Ehizuelen博士在2017年IPP国际会议上的发言。)

尼日利亚联邦政府发行1000亿奈拉伊斯兰债券

据尼日利亚媒体9月7日报道,尼日利亚联邦政府今天在卡诺、卡杜纳、拉各斯和哈科特港等主要城市举办活动发行1000亿奈拉的伊斯兰无息债券——Sukuk。该活动由联邦债务管理办公室(DMO)总干事Oniha领导,债券发行顾问团、莲花金融服务有限公司和商业银行参与,目的是为了提高投资者对主权债券的认识,并使目标投资者关注并投资主权债券。

DMO表示,从债券中募集1000亿奈拉是2017年预算的资金来源之一。Sukuk的特点是投资者得到的不是利息,而是拥有与特定项目或特别投资活动有关的有形资产未分割的股份。这是基于资产的证券,而不是债务工具,代表着有形资产、服务、项目、商业或合资企业的所有权。

除了作为政府资金的来源之一外,Sukuk还能使尼日利亚证券的投资者投资基础多元化,促进金融包容,深化国内资本市场。此外,发行Sukuk的收益将用于建设特定的道路项目,这确保了政府能筹集足够的资金发展民生工程。

 

来源:驻拉各斯总领馆经商室

中国驻尼日利亚使领馆领区划分

  使领馆领区划分

  Consular Districts

  of

  the Embassy of China in Nigeria and

  the Consulate General of China in Lagos

                                                         ★驻尼日利亚使馆所辖领区如下:

                                                                Consular district of the Embassy in Abuja is listed below:

  1.阿布贾(Abuja,首都区)   2.夸拉州(Kwara)
  3.尼日尔州(Niger)   4.卡杜纳州(Kaduna)
  5.高原州(Plateau)   6.包奇州(Bauchi)
  7.贡贝州(Gombe)   8.阿达玛瓦州(Adamawa)
  9.博尔诺州(Borno)   10.约比州(Yobe)
  11.吉加瓦州(Jigawa)   12.卡诺州(Kano)
  13.卡齐纳州(Katsina)   14.赞法拉州(Zamfara)
  15.索科托州(Sokoto)   16.凯比州(Kebbi)
  17.奥约州(Oyo)

 ★驻拉各斯总领馆所辖领区如下:

                                                          Consular district of the Consulate General in Lagos

                                                          is listed below:

  1.拉各斯州(Lagos)   2.奥贡州(Ogun)
  3.奥逊州(Osun)   4.埃基提州(Ekiti)
  5.翁多州(Ondo)   6.科吉州(Kogi)
  7.埃多州(Edo)   8.三角州(Delta)
  9.巴耶尔萨州(Bayelsa) 10.阿南布拉州     (Anambra)
  11.伊莫州(Imo)   12.河流州(Rivers)
  13.埃努古州(Enugu)   14.阿比亚州(Abia)
 15.阿夸依邦州(Akwa Ibom)  16.纳萨拉瓦州(Nasarawa)
  17.贝努埃州(Benue)   18.埃邦伊州(Ebonyi)
    19.十字河州(Cross River)   20.塔拉巴州(Taraba)

非洲开发银行AfDB将竭力满足尼日利亚发展需求

据尼媒体9月8日报道,非洲开发银行(AfDB)信息通信技术(ICT)业务主管Nicholas Williams周四在拉各斯表示,AfDB将继续服务非洲各国政府及该国私人部门的消费者。与非洲其他国家相比,尼日利亚是个很有活力的经济体。因此,非洲开发银行竭力满足尼日利亚的任何需要。例如,基础设施建设及其他项目的融资。

Williams透露,非洲开发银行当前的工作重心是为尼日利亚和其他非洲国家的ICT发展筹集资金。越来越多的尼日利亚年轻人意识到了ICT在促进社会各个方面发展的重要性及价值。甚至尼日利亚政府也意识到了ICT的巨大价值,正在为鼓励私营部门积极参与ICT发展而努力创造良好的营商环境。同时建议尼日利亚政府开通电子政务,增加政府信息透明度,方便民众了解与监督,也能更好的了解民意。

 

来源:驻拉各斯总领馆经商室

非洲开发银行AfDB和WB出资8亿美元促进非洲农业发展

据尼媒体9月7日报道,非洲开发银行(AfDB)行长Adesina周三在科特迪瓦首都阿比让举行的2017年非洲绿色革命论坛(AGRF)上表示,非洲开发银行和世界银行(WB)已拨款8亿美元,通过一个名为“非洲农业技术转型”的农业项目向非洲农民推广农业技术。

Adesina指出,“农业在非洲摆脱贫困中起着基础的作用,只有非洲的农业发展起来,非洲才能真正走向富裕。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或地区的工业发展不是建立在农业基础之上的,非洲的未来依赖农业发展。”

他补充说,“其实提高非洲粮食产量的技术早已存在,但由于缺少资金等支持,一直很难推广普及。未来10年,每年需要400亿美元发展非洲农业,尽管发展代价高昂,但我们必须以来农业发展来解决非洲的饥饿问题。”

来源:驻拉各斯总领馆经商室

尼日利亚发生严重交通事故20余人死亡

尼日利亚《卫报》9月8日报道,尼埃多州继上周末发生严重交通事故致20人死亡后,周四下午再发交通惨剧,一辆公交车与载有牲畜的卡车相撞,16人当场死亡,8人受伤,其中5人送医后不治身亡,死者中有回家参加庆祝活动的全家人。尼道路安全部门负责人称,该事故原因为危险超车,事故本可避免。(臧洪朝)

来源:驻尼日利亚使馆经商处

 

尼日利亚未来5年将每年招录3.1万名警察

尼日利亚《卫报》9月8日报道,尼警察总监易卜拉欣周四表示,尼警察部门未来5年将每年招录3.1万人,以打击犯罪。届时尼将达到联合国标准,即每4人配备1名警察。同时,尼警察应加强能力建设,增进警民合作,才能更好应对治安形势恶化。(臧洪朝)

来源:驻尼日利亚使馆经商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