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果布客机在乌克兰基辅冲出跑道

刚果布客机在乌克兰基辅冲出跑道

刚果布客机在乌克兰基辅冲出跑道

据当地媒体报道,当地时间6月14日晚20点40分,刚果布拉沃航空公司一架从土耳其安塔利亚起飞的麦道MD-83型客机(4406号航班),在降落乌克兰首都基辅的西科尔斯基机场时从跑道冲出。
根据机场消息,机上169名乘客及6名机组人员无人受伤,所有乘客都被撤离到了安全地点。
西科尔斯基机场因此次事故短暂关闭数小时,于当地时间次日(6月15日)05:00重新开放。
一名乘客在社交媒体上对航班机组人员表示了称赞:“多亏机组人员的努力,我们还活着。”
事故发生后不久,布拉沃航空公司发表声明表示,4406号航班着陆时,机场地区正值狂风和多雨的恶劣天气。同时指出,航班机组人员具有非常丰富的经验。

来源:民航资源网

刚果金国有矿业公司Gecamines:与嘉能可达成和解协议,将为刚果金带来数十亿美元的收益

Kamoto铜业公司消防站,Kolwezi, DRC。图片:VisualMedia

据彭博社报道,刚果金一位官员表示,嘉能可(Glencore Plc)与刚果民主共和国国有矿业公司Gecamines之间达成的和解协议,将在未来10年为刚果政府带来数十亿美元的收入。
嘉能可周二与Gecamines达成协议,以结束围绕Kamoto铜矿公司(Kamoto Copper Co.,)的法律纠纷。该公司将成为刚果最大的铜矿和钴矿。Gecamines曾试图关闭KCC(Kamoto Copper Co.,),此前该公司声称嘉能可未能解决该子公司的资金短缺问题。
Gecamines总裁Albert Yuma周四在刚果东南部的卢本巴希举行的会议上表示,”我们认为,到今年年底,Gecamines将首次支付利润税,并向股东派发股息。”在未来的十年里,刚果政府预计的利润税将攀升至35亿美元。Gecamines的预期股息将超过20亿美元。
截至12月底,KCC的总债务为92亿美元,导致嘉能可和加丹加矿业公司(Katanga Mining Ltd.)的营运资金短缺42亿美元,这是刚果法律要求嘉能可和加丹加解决的问题。KCC的所有者是加丹加矿业有限公司和Gecamines,后者分别持有75%和25%的股份。嘉能可控制着加丹加86%的股份。
负债与股东权益
债务水平意味着,即使加丹加提高产量,这家国有矿商也从未从该项目获得股息,也不太可能从利润中分得一杯羹。Gecamines不会为公司的运营提供资金。
两家公司达成的协议涉及一笔56亿美元的债转股交易,这实际上降低了KCC的债务负担。周二发布的一份声明称,该交易还涉及向Gecamines一次性支付1.5亿美元,以及放弃部分采矿权。
“经过讨论,我们的合作伙伴已经同意对公司进行资本重组,”Yuma说。
这位Gecamines的老板一再声称,与外国投资者成立合资企业对嘉能可(Glencore)、中国钼业(China Molybdenum Co.)和MMG Ltd.等公司太过慷慨了。他说,现有的安排给财政部和这家国有矿商带来了一笔糟糕的交易。
尤马说:“我们希望重新评估我们所有的合作伙伴关系,为所有人创造真正有利可图的开发条件:外国投资者、Gecamines和刚果国家。”“我们从他们当中最重要的人开始,”他说,指的是KCC。
Gecamines称,Gecamines现在将与其他合作伙伴展开讨论,并补充称,如果企业认为自己能够继续运营不变的合资企业,那么它们“大错特错”。
(威廉·克莱伯)
本文有非洲矿业圈(ID: africa-mining)编译自外媒,转载请注明出处。

 

名词解释:
嘉能可(Glencore Plc)
刚果民主共和国国有矿业公司Gecamines
Kamoto铜矿公司(Kamoto Copper Co.,),KCC
加丹加矿业公司(Katanga Mining Ltd.)

非洲穷国的呐喊:取消不公平条款!刚果金矿业公司Gecamines要求与外国合作伙伴重新谈判

Gecamines在刚果首都金沙萨的办公室。(图片:公司网站。)

路透6月14日电- – –刚果民主共和国国有矿业公司Gecamines周四表示,已要求与外国合作伙伴就其认为不公平的合作条款进行重新谈判。

Gecamines在负债累累,产量不断下降的情况下,长期以来一直抱怨它的合资条款。该公司在2016年启动了一项合同审计,现在正准备与国际合作伙伴坐下来商讨更好的交易。

“如果我们的合作伙伴认为,给政府带来2.5%的特许权使用费的行动是充分的,那他们就错了,”Albert Yuma在东南部城市卢本巴希的一次矿业会议上说。

“我们将使用一切法律手段来收回我们的权利,”他补充说,并抱怨说,Gecamines的合作没有给刚果国家带来足够的收入。

尤马发表上述言论之前,Gecamines周二宣布,Gecamines已放弃对嘉能可(Glencore)子公司胜嘉矿业(Katanga Mining)的法律诉讼。胜嘉矿业的目的是解散嘉能可与嘉能可的铜钴合资企业。

Katanga同意债转股,这将使Kamoto的债务减少一半以上,并支付Gecamines约1.9亿美元。作为协议的一部分,Katanga同意债转股,这将使Kamoto的债务减少一半以上,并支付Gecamines约1.9亿美元。

刚果是非洲最大的铜生产国,也是全球最大的钴矿生产国。过去两年,由于钴被用于电动车电池,钴的价格大幅上涨。

强硬的立场

近几个月来,刚果当局对外国矿商采取强硬态度,试图利用大宗商品价格高企的机会。3月,总统约瑟夫·卡比拉签署了一项新的采矿法规,增加税收和特许权使用费,取消免税待遇。

在刚果经营的大公司,包括嘉能可(Glencore)、兰德黄金(Randgold)和艾芬豪(Ivanhoe),已威胁称,如果政府不尊重根据前一套法规授予的10年免税额,不改变财政和海关制度,将采取法律行动。

Randgold公司的首席执行官Mark Bristow在会议上表现得更加克制,他说新的准则“打破了信任”,但是刚果的矿山仍然可以成功。

尤马还表示,Gecamines与中国有色金属矿业(CNMC)的合资企业Deziwa明年将生产8万吨铜。

他补充称,Gecamines已与一家未具名的中国公司达成收入分成协议,将开发Kilamusembo铜矿和钴矿。

自上世纪80年代黄金时期以来,Gecamines每年生产近50万吨铜,如今已严重陷入债务危机,去年铜产量不足1.6万吨。

本文有非洲矿业圈(ID: africa-mining)编译自外媒,转载请注明出处。

谷歌在非洲建的首个人工智能中心 为何选择落户加纳

谷歌在非洲建的首个人工智能中心 为何选择落户加纳
腾讯科技讯 据外媒报道,谷歌宣布,它准备在非洲大陆上开设它的首个AI研究中心。

这个硅谷巨头周三在一篇博文中宣称,这个新的研究中心将会在今年晚些时候在加纳首都阿克拉开业。

“我们致力于与当地大学和研究中心合作,与非洲可能会用到AI的决策机构合作。”谷歌的博文称。

阿克拉位于非洲西部,它将与巴黎、纽约和东京以及谷歌山景城总部合作,一起来打造这个人工智能研究中心。

尽管这是谷歌在非洲设立的首个AI研究中心,但是该公司在过去十年中已在这个大陆上设立了多个办事处。它在这里推行了数字技能培训项目,它认为该项目最终将会让1000万个非洲人受益。此外,谷歌还运行了一个单独的名为Launchpad Accelerator Africa的项目,用以支持非洲10万个开发者和60多个科技初创公司。

但是,阿克拉并不是非洲唯一一个标榜自己是科技中心的城市。例如,埃塞俄比亚首都亚的斯亚贝巴和卢旺达首都基加利都以科技开发著称。而微软创始人比尔-盖茨(Bill Gates)则单独点名称赞肯尼亚是创新先锋,打造了数字支付平台M-Pesa。

咨询机构Control Risks’ Africa的助理顾问露西-詹姆斯(Lucy James)周四称,加纳吸引谷歌的原因还在于这里的教育质量不错。该机构专注于“吸引当地人才,因为加纳并不缺人才。”

詹姆斯称,加纳的政治相对稳定。而它的邻国尼日利亚则相对比较动荡。

然而,在世界银行的“易做生意”指数中,加纳在撒哈拉以南的非洲中排名第12位。卢旺达、肯尼亚和南非都排在前五名。

但是,加纳的政府支持商业发展,它的社会流行企业家精神,这一切对它被谷歌选中可能起到了一定的作用。(编译/乐学)

东南亚偷偷减少进口中国钢铁!美国暗自高兴!非洲却向中国招手?

东南亚偷偷减少进口中国钢铁!美国暗自高兴!非洲却向中国招手?

装满钢铁的中国货船从东南亚掉头,驶向大洋彼岸的非洲和南美洲……将一切收在眼底的美国满意地眯了眯眼,却不知中国的钢铁出口格局即将扭转。

 

中国是全球最大的钢铁生产国、消费国和出口国,但今年却频频在出口上遇阻,最近甚至面临出口市场重新洗牌。东南亚一直都是中国重要的钢铁出口市场,英国钢铁顾问机构MEPS追踪的数据显示,去年中国四分之一的钢铁出口到东南亚,此规模较前年已经下降45%,2018年首季则减少了三分之一。与此同时有一组数据吸人眼球:90%出口至美国的越南钢材,产地其实是中国。这两组数据之间的关系道出中国对东南亚出口骤降的真正原因。

 

美国的关税政策让重要的钢铁出口国都面临难关,中国作为最大钢铁出口国,只有1%钢铁出口至美国,大量钢铁其实是出口到东南亚,重点在于东南亚将购自中国的钢铁转手出口至美国。于是当关税来临,东南亚特别是越南忌惮来自美国的压力,表示很可能停止从中国进口钢铁,避免影响越南对美国的出口。

 

虽然不知道越南的决定能为其换取多大的利益,但是对中国而言,这一次看似迫不得已的转弯可能是一次转型时机:将市场从东南亚转移到更具消费潜力的南美洲和非洲。

最直观的现象是,包括越南、印尼和马来西亚在内的东南亚国家的钢铁产能日益扩大,最终将削减进口需求。与此同时,陆续涌来俄罗斯、印度等“大卖家”让整个东南亚钢铁市场趋向饱和,显得拥挤。此时,中国率先调换目标,开发新兴市场南美和非洲,优先抢占市场份额。

 

去年南美和非洲总共占中国钢铁出口量的8%,今年发往其中部分国家的中国钢铁量大幅增加。中国第一季度对其最大的非洲买家尼日利亚出口钢铁增加15%,对阿尔及利亚的出口量也增加近两倍。在南美,中国对巴西的出口量跳增40%,对玻利维亚的出口量几乎增加了九倍。

相对于东南亚市场趋向饱和、美国市场限制多多,非洲和南美市场对中国的钢铁产品显得宽容多了,几乎很少存在反倾销措施。不过,有市场就有竞争,随着中国出口商进一步深入非洲和南美市场,可能和本土供应商以及俄罗欧洲卖家产生利益冲突。

但是别忘了,在非洲本土,中国拥有超高人气,基建带来的附加效应让中国钢铁拥有极高的认可度

新加坡媒体:非洲加速发展体现了中国的努力和成功

新加坡媒体:非洲加速发展体现了中国的努力和成功
参考消息网6月7日报道 新加坡《商业时报》网站6月6日刊发香港时事评论员秦家骢的文章《非洲是中国的成功故事》称,西非内陆国家布基纳法索决定和台湾方面“断交”并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交,这是北京在非洲取得惊人成功的最新证据,尤其是从世纪之交以来。

文章称,数字说明了一切。2000年的时候,中国与非洲的贸易额为105亿美元,仅为美国与非洲贸易额的四分之一多一点,后者达到386亿美元。

 

然而到2013年,中国与非洲的贸易额达到了2000亿美元,是美国的两倍多,当时美国与非洲的贸易额为850亿美元。

 

文章称,中国在非洲的努力是如此成功,以至于皮尤世界民情项目在2015年的调查发现,非洲受访者(70%)对中国人的看法比欧洲(41%)以及亚洲(57%)和拉美的受访者(57%)要积极得多。

 

中国的成功在一定程度上无疑要归功于中方在2000年建立的一个机制——中非合作论坛。中国利用这个论坛来跟非洲大陆打交道。

 

文章称,非洲国家有资格通过中非合作论坛获得中方提供的经济好处。在中非合作论坛的首次会议上,中国为31个非洲国家取消了总额达12亿美元的债务,并设立了一个特别基金来鼓励中国企业到非洲投资。
文章称,对非洲国家而言,北京在经济上的吸引力是显而易见的。每隔三年,当中非合作论坛举行会议的时候,中国都会增加对非洲的融资承诺。在2015年,中国将其承诺的金额增加两倍至600亿美元,其中包括50亿美元的无偿援助和无息贷款、350亿美元的优惠性质贷款及出口信贷,剩下的是商业融资。当今年9月中非合作论坛在北京再次召开会议的时候,预计中国将宣布再次增加对非洲的融资承诺。

 

这样的承诺不一定是援助。中国正在为非洲各地的基础设施提供融资,修建桥梁、大坝、公路、发电厂和铁路线。这些融资通常以“资源换基建”的方式来进行,所以中国必定能取得回报——用石油或其他自然资源来换取。此外,这些基础设施项目通常规定由中国建筑公司来担当主要承包商。

 

文章称,中非合作论坛还支持教育方面的交流,中方向非洲派遣教师,并支持非洲人到中国学习。如今,在华学习的非洲人数量超过了在美国和英国学习的非洲人。

 

事实上,几个非洲国家的现任领导人都曾在中国接受教育。他们包括:刚果民主共和国总统约瑟夫·卡比拉、埃塞俄比亚总统穆拉图·特肖梅,以及津巴布韦总统埃默森·姆南加古瓦。

 

有鉴于此,很难否认非洲体现了中国的成功故事。

卢旺达不想要美“扔”来的洋垃圾旧衣服 遭美报复

卢旺达不想要美“扔”来的洋垃圾旧衣服 遭美报复

据英国广播公司5月28日报道,2018年3月,美国提前60天通知卢旺达称将暂时禁止这个内陆国家向美国销售免关税的服装。根据《非洲增长和机会法案》,美国享有这一权利。

  作为美国的旗舰贸易法案之一,该法案旨在通过对6500种非洲出口产品给予免税准入,促进符合条件的非洲各国发展其贸易和投资。

  如今,60天通知时限已过期。

2018年1月,美国总统特朗普会见卢旺达总统保罗·卡加梅时显得并不热络。2018年1月,美国总统特朗普会见卢旺达总统保罗·卡加梅时显得并不热络。

  美国为何要“惩罚”卢旺达?这要从卢旺达对进口二手服装的一纸禁令说起。

  据报道,卢旺达之所以这么做,是为了保护该国新兴的服装和纺织业。

  报道称,许多非洲国家曾拥有充满活力的纺织工业。但数十年的管理不善、局势不稳及全球竞争加剧已造成大量损失。

  此外,二手服装是造成撒哈拉以南非洲的制衣业几近崩溃的原因之一。西方国家的二手服饰极其便宜,导致当地纺织厂和个体裁缝无法与之竞争。

  根据美国国际开发署的一项研究,2015年,东非共同体的二手服装进口量占到全球总量的近13%。

  东非各国政府认为,廉价的二手服饰打压了国内对本地服装生产的需求。

  因此,在2015年,东非共同体宣布将从2019年起禁止二手服装的进入。

  而且,卢旺达政府表示身穿二手衣物会损坏该国人民的尊严。

  那么,卢旺达的禁令为何让美国不安?

  美国的不安开始于卢旺达一贸易组织向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递交了一份请愿书。

  名为二手材料和再生纺织品协会的组织表示,东非经济共同体在2016年做出的逐渐禁止进口二手服装的决定将给美国的二手服装行业带来“巨大经济困难”

  2017年3月,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威胁要将肯尼亚、乌干达、坦桑尼亚和卢旺达等四个非洲国家剔除出《非洲增长和机会法案》。

  而事实证明,威胁的力量足以让这些国家推翻其退出决定。

  2017年年中,肯尼亚表示将“遵守”《非洲增长与机会法案》,并撤回了对二手服装的拟议禁令。

  美国的做法公平吗?

  报道称,这种做法公平也不公平。在《非洲增长和机会法案》的协议框架内,美国有权要求非洲各国消除贸易壁垒,这也是该法案提出的明确目标。

  但曾担任美国前总统奥巴马非洲事务顾问的格兰特·哈里斯表示:“美国对正在努力成为中等收入国家的卢旺达采取这种特别的做法,与《非洲增长和机会法案》提出的广泛目标并不一致”。

  哈里斯认为最好的解决办法是美国政府开展与卢旺达的谈判,而非利用《非洲增长和机会法案》作为打击武器。

  美国的禁令将如何影响卢旺达?

  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前驻非洲事务助理弗罗丽· 莱瑟表示,尽管美国不是卢旺达最大的出口市场,但美国此举将有可能损害卢旺达的利益。

  一些工作面临可能消失的风险,而关税则会吓跑那些试图通过《非洲增长和机会法案》获益的投资者。

  据报道,卢旺达总统卡加梅似乎愿意牺牲经济增长。他在2017年表示:“这是我们必须作出的选择。对我而言,做出这样的选择很简单,(尽管)我们可能要承担后果”。

  卢旺达人民对此有何看法?

  报道称,一些卢旺达人并不怎么欢迎政府的强硬政策。

  2016年,该国二手服装市场从业人数达到2.2万多人。自从卡加梅总统发布禁令以来,该行业正在苦苦挣扎。

  基加利服装买手玛利亚姆称,“我理解卢旺达需要发展自己的工业,我也支持‘卢旺达运动’,但是这些产业还没有给人民带来好处。如果政府为穷人着想并允许二手服装交易的话,那才叫做公平”,她说。(编译/赵蕤诗)

中国经验助力非洲工业化进程

中国经验助力非洲工业化进程

比勒陀利亚6月9日电(记者蔡淳)“21世纪不仅是中国世纪和亚洲世纪,也是非洲快速崛起的世纪。”8日,在由中国驻南非使馆和南非人文科学理事会共同主办的“中非工业化合作面临的机遇和挑战”研讨会上,驻南非大使林松添如此表示,“中国改革开放的成功实践为非洲国家探索工业化发展道路,实现自主可持续发展提供了新的启示和选择。”

驻南非大使林松添

林松添表示,非洲拥有丰富的自然资源、人口优势和巨大发展潜力。随着经济全球化深入发展和第四次工业革命即将到来,非洲国家实现工业化迎来新的历史性机遇。展望未来,中国愿继续携手南非等非洲国家,共同推动“一带一路”建设对接联合国2030可持续发展议程、非盟《2063年议程》和非洲各国发展战略,支持和推动非洲加快工业化和农业现代化进程,助力非洲实现可持续发展和持久和平。

南非联合执政和传统事务部副部长巴佩拉部长表示,工业化是南非等非洲国家实现包容性增长和共同繁荣的关键,推动特别经济区发展则是加快工业化、促进经济增长、增加青年就业和削减贫困的重要手段。南非将积极改善投资环境,完善政策法律,以吸引更多外国投资。即将召开的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将重点探讨非洲工业化,期待中国与非洲国家分享工业化发展成功经验,助力非洲实现可持续发展。

南非贸易和工业部经济特区事务处处长克拉森认为,目前南非经济很大程度上仍然依赖矿业、农业和服务业等产业拉动,这一现状是不可持续的,南非必须在制造业领域奋起直追。克拉森认识到,作为实现工业化的重要平台,南非现有的8个经济特区仍然面临诸多问题,如基础设施不足、国有企业引领作用缺失以及人才资源短缺等。克拉森期望,中方多年来在经济特区建设方面所取得的显著成效,能为南方提供有益借鉴。(完)

联合国报告称搬家移民是非洲人机遇所在

联合国报告称搬家移民是非洲人机遇所在
据法国《解放报》报道,这是一艘从利比亚海岸驶往南欧的非洲难民偷渡船,船上的难民来自非洲各地,有的离地中海万里之遥,他们的目的是偷渡到欧盟国家,然后“黑”下来,从此摆脱贫穷的宿命。对此唯恐被蹭福利的欧洲各国如临大敌,千方百计想把这个大“包袱”拒之门外。
然而与此同时,却有一个如假包换的国际性权威机构出具报告,言之凿凿地称“搬家和移民是非洲人的机遇所在”,欧洲人会作何感想?这个权威机构就是联合国贸易与发展会议(UNCTAD),5月31日,它公布了2018年度《非洲大陆经济繁荣年度报告》,强调“移民对非洲经济和民生的积极意义”,产生了如许多评论家所言“振聋发聩般的效应”。
这份报告的作者之一塞雷尔-罗布森表示,“非洲移民”被很多人想当然地认定为偷渡到非洲以外的非法移民,其实这是一种偏见,大多数非洲移民只是在非洲各国之间搬家,这种搬家实际上对整个非洲大陆是有益的,“实际上任何类型的非洲内部迁徙都有利于整个非洲,任何类型的非洲移民都有利于非洲国家和被移民国家”。这不是首次有人强调这一观点,但形成一份权威性研究报告是前所未有的。

 

报告称,移居国外的非洲移民只要就业,就会把收入的80%用于在被移居国消费和纳税,从而促进被移居国的经济繁荣和发展。但一些研究者所谓“移民有助于降低被移居国工资水平”并未得到充分证实。报告认为,民营经济的发展需要劳动力的高流动性,因此“即便失业率很高的国家也同样可以接纳外来移民”。
报告承认,过多的移民会令原籍国丧失劳动力和人才,“但不能因噎废食”。有的原籍国会严重依赖侨汇经济度日,报告建议通过各种调控手段,让移民更多以“技能反哺”、定向投资和慈善投资等更有效手段回馈原籍国。2016年非洲所吸纳的非官方资金中,侨汇占比高达51%,报告认为如果协调得当,这笔侨汇收入未来甚至可能用作非洲国家申请国际贷款的担保金。

 

报告建议非洲各国领导人正视移民、尤其非洲国家之间“内部搬家”的问题,采用积极而非消极手段促进非洲联盟内部各国间实现迁徙和劳动力流动的自由,减少对“内部搬家”设置的障碍。部分非洲国家已经开了个好头,如摩洛哥,当他们发现本国劳动力大量流向欧洲后,就从法律和市场机制上降低了非洲其他国家劳动力进入本国劳动力市场的门槛,从而成功填补了劳动力空白。但报告承认,远不是所有非洲国家都在这方面达成了一致。图为从撒哈拉以南非洲国家迁徙摩洛哥的移民。

 

学者斯蒂芬·史密斯曾经发表一篇有影响的论文,认为非洲人口爆炸和欧洲人口老龄化同时发生,会导致大量非洲非法移民源源不断涌入欧洲,令后者的社会福利体系不堪重负,甚至改变人口结构。不过反对者认为,近年来非洲发展速度持续明显高于欧洲,“谁能断定几十年后欧洲仍能提供比非洲更多的发展机会?”

 

尼日利亚外汇储备达476.2亿美元,央行解密持续的增长的原因

尼日利亚外汇储备达476.2亿美元,央行解密持续的增长的原因

根据路透社(Reuters)的一份报告,尼日利亚央行上周五的数据显示,该国外汇储备较上月增长0.27%,至5月30日的476.2亿美元。
今年以来尼日利亚外汇储备平均余额约303.6亿美元,较上年同期增长57%,但仍远低于2008年8月触及的640亿美元的峰值。
尼日利亚央行(CBN)3月披露,尼日利亚的对外储备正在稳步增长,目前为460亿美元。
根据apex银行的数据,外汇储备在2018年2月到3月之间增长了大约32亿美元。
2018年初的外汇储备为393亿美元,2月份升至428亿美元,之后又达到460亿美元的新高。

尼日利亚央行(CBN)称外汇储备持续增长原因包括:央行大力抑制不必要的进口,并减少国家的进口金额,努力增加石油和非石油产品出口收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