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日利亚华人网

非洲经济商业资讯 最具影响力的非洲中文门户

非洲想从中国得到什么,大多数非洲国家需要一个中国部

新浪美股讯,北京时间4月26日早间,据外媒消息,一位专家说,中国已经为非洲的发展投入了数百亿美元,但非洲国家需要一个更好的战略,才能正确地获得利益。

“中国知道它希望从非洲得到什么,” 曾任世界银行非洲区域协调员的易卜拉希马·迪翁( Ibrahima Diong )周五对CNBC表示。“但是,大多数非洲国家没有针对中国的战略。”

他说,非洲国家必须确保这些项目“将实际促进非洲大陆的经济增长”。

“如果你有能源问题、基础设施、铁路,但你到中国去拿钱建造一个体育场–我不是说它不重要–或者建造一座宫殿–问题是:你要怪谁?是中国人,还是实际上没有确保投资支持流向对经济有实际生产力的地区的国家?”

迪翁说,非洲国家要解决的第二个障碍是谈判。“他们必须确保他们实际上在保护自己的利益。“实力来自于非洲的团结,以及集体的理解,”我们是一个相当大的市场,我们如何确保我们与中国谈判?”他补充道。

迪翁说,非洲国家对华政策应更好地融入政府。他说:“大多数非洲国家至少应该有一个中国部门,或者说是一个中国部。”他还说,西非国家经济共同体(西非经共体)等区域机构也需要“帮助它们的成员国把战略做好”。

问题是“知道你想要什么,知道你是如何得到它的,”他补充说。

走进埃塞俄比亚原始村落

埃塞俄比亚是个有3000多年文明的古老非洲国家,今天,走在这片神奇的土地上,依然随处可以看到很多民众生活在较为原始的状态中。当世界其它地方已经在现代化道路上昂首阔步前行的时候,埃塞俄比亚一些地方还在贫穷和落地的边缘徘徊。

村民聚集在卡诺亚喝土法酿制的米酒。

从埃塞俄比亚首都亚的斯亚贝巴向西南前行,到达埃塞俄比亚南方州的区域,那里集中了该国80多个民族的大部分成员,孔索族就是其中一个。这个民族的生活区域距离首都约600公里,人口30多万。

来到孔索族生活的一个村落—噶莫雷村,只见村落被石头砌成的厚厚围墙包围,村头还立了两块一米多高的石碑。据了解,数百年前,这里民族或部落间战争频繁,石碑是纪念在战争中取得胜利的英雄而立,而围墙是为了防御其它民族的入侵。

这个村目前还不通水、不通电,村子的房屋建设非常密集,家家户户相互挨着。而村民所住的房子,和非洲很多国家村民所住一样,由泥土和木材搭建,斗笠一样的屋顶下面是呈现筒状的墙体。房屋较矮,必须低头弯腰才能进入。

沿着村落中曲折而狭窄的泥土路行走,来到了卡诺亚的家,也让我们真正亲身体会到了这里的穷困和落后。

村民卡诺亚。

卡诺亚的家有四间土木屋子,两间居住,两间存储粮食,而厨房则是由几根树枝搭建的木棚。来到一间居住的卧室,里面漆黑一片,借助手机灯光,可以看到,泥土的地面上有两处高高隆起,那就是他们的床,屋内几乎没有一样现代化的东西。

卡诺亚家的厨房。

而卡诺亚家两间储存粮食的土木房子几乎空空如也。卡诺亚告诉记者,她家共有4只羊,还有两亩不到的田地,这两年,雨水不多,庄稼收成不好,每年高粱的产量都不到100公斤,只能依靠政府发的钱来购买食物。

卡诺亚家用于存储粮食的土木屋子。

和卡诺亚的家庭一样,大部分孔索族的村民以种田为主,放牧为副业,每家的田地十分有限,种玉米、高粱和苔芙(一种埃塞俄比亚高原作物),庄稼靠天收,所产作物时常不足以为生。

孔索族民众的生活也是埃塞俄比亚绝大多数农民生活的真实写照。在这个处在落后农业社会的国家,很多百姓连温饱问题都无法解决。埃塞俄比亚政府发布的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该国需要紧急粮食援助的人口就达到了800多万。

村中小路。

卡诺亚的家庭除了面临温饱问题外,日常的水电也是无法得到保障。她家里吃的水要到数公里外的河流去取,用电更成了遥不可及的事情。

中午十分,烈日高挂。卡诺亚的丈夫还在村外割草用以喂养家里的羊。部分村民已经从农田返回家中。

三两村民来到卡诺亚家中,在土木屋外席地而坐,一起闲聊,除此之外,此时他们最为惬意的事情莫过于共同享受土法酿制的米酒了,这是一种用高粱、玉米等作物发酵而成的酒,据说后劲不小。

酒后,卡诺亚开始准备一天的午饭,厨房里只有一个用三块石头支撑起的大铁桶。光着脚的卡诺亚向铁桶下添加了一些木材,准备起火,所吃的食物就是由高粱或玉米所制。

这里除了贫困,还保留了一些较为原始的风俗习惯,据卡诺亚介绍,如果家中有人去世,尸体要通过蜂蜜等原料处理后保存在罐中9年9个月零9天后下葬;男子到成婚年龄时,必须能够将村头的一块数十斤的石头举过头顶才可以结婚;如果夫妻双方不想要孩子,需要分开睡在两间土木屋子里。

村中用于集体议事的场地。

卡诺亚有3个孩子,已经无力再养更多小孩,于是她和丈夫分别睡在了两间土木屋里。

离开村落,金乌西坠。继续行走在埃塞俄比亚南方州的广袤土地上,放眼望去,原始的土木房屋点缀在树林间、山坡上,炊烟徐徐升起。不时还能看到有些村民使用“二牛抬杠”的传统耕作方式在田间耕作。这个有着一亿人口的非洲国家到处散发着原始气息。

图/文:新华社记者 王守宝

埃塞俄比亚航空 非洲大陆上空的雄鹰

埃塞航空是非洲发展最快、最盈利和最大的航空公司。埃塞航空于1973年开通中国航线,已经不间断地服务中国市场44年,是非洲首家、全球第4家通航中国的航空公司。

埃塞航空是非洲发展最快、最盈利和最大的航空公司。埃塞航空于1973年开通中国航线,已经不间断地服务中国市场44年,是非洲首家、全球第4家通航中国的航空公司。近日,莱德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埃塞航空将积极发挥好“一带一路”空中纽带的桥梁作用,增进航空领域合作,促进人员往来,还将面向中国市场提供更多有针对性的服务。

9月11日也是埃塞俄比亚的新年。而埃塞俄比亚航空公司大中华区、蒙古及北朝鲜区域首席代表莱德(YaredBerta)先生却依旧忙碌于埃塞俄比亚航空各个航站及新航站建立的事,并没有和家人团聚。

自2012年起,莱德先后担任埃塞航空广州及香港销售总经理,也是埃塞航空最熟悉中国市场的管理者之一。2015年,莱德履新后便着手提升运力,加密航线,将货运航班增加至每周7班。今年5月,埃塞航空新开通了亚的斯亚贝巴—成都直飞航线,目前其运营着每周直飞北京、上海、广州、香港和成都共33班航线。

借力“一带一路”倡议

埃塞俄比亚是“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节点国家之一,在“一带一路”倡议下,埃塞航空在中埃经贸合作中扮演重要角色。

莱德先生说:“近些年,中非各国投资、贸易、教育合作和人员往来更加密切频繁。埃塞航空在中非航空运输市场占有率约为50%,我们在‘一带一路’建设中看到了更广阔的市场前景,将不断扩大航线网络。”

据介绍,如果在地图上将拉美中部与中国中部连成一条直线,埃塞俄比亚首都亚的斯亚贝巴就位于这条直线的中间点。“这条直线连接了多个新兴市场。随着这些经济体的发展,其给埃塞航空带来更多发展空间和潜力,同时埃塞的航线还覆盖欧洲和北美,所以我们能够联通全球东西半球和南北半球。”莱德说。

“今年5月,埃塞航空开通了成都直飞航线。该航线自开通以来运营成效显著,我们将很快增加这条航线的运力,计划今年10底在原有每周3个航班的基础上再增加一班。”莱德认为,这条航线的成功运营的原因为中国直飞非洲的旅客自然增长率很高,也受到“一带一路”建设的助力。

为中国旅客提供专属服务

除了成都航线,埃塞航空还计划开通深圳航线。莱德先生提到,中国是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中国与非洲各国关系非常友好,中国市场是埃塞航空的战略市场。“我们希望不断扩大中国航线,我们正在和中国民航局协商开通深圳航线,希望在今年底或明年初能够正式开航,我们也会继续在中国探索新的目的地。”

莱德先生坦言,埃塞航空一直在适应市场的需求方面作出相应的改变。针对中国旅客,埃塞航空不断提升机上和地面服务,争取做非洲最中国化服务的航空公司,希望成为中国旅客到非洲最好的选择。

莱德介绍说,埃塞航空设置了24小时中文呼叫中心;在亚的斯亚贝巴机场设有中文服务柜台和中文引导员;中国段航班上有中国籍空乘,并提供中文菜单;利用微信公众号“埃航商城”向广大用户提供机票预订、客服咨询等服务。

据介绍,空客A350客机执飞中国航线是埃塞航空承诺向尊贵的旅客提供舒适和奢华体验的一部分。自5月9日起,埃塞航空公司已启用全新空客A350客机执飞北京往返亚的斯亚贝巴的航线。

采访实录:

网易旅游:埃塞航空进入大中华市场已经44年,可否给中国游客详细介绍下埃塞俄比亚航空在中国航线为中国旅客提供的特殊服务?

莱德先生:如您所说,埃航在中国已经有44周年的历史了,我们确实有一些比较中国化的和比较特殊的服务,埃航是非洲第一家开通中国航线的航空公司,也是世界第四家来到中国的航空公司。那这44年呢,我们从未间断过航班,这些不仅体现的是我们的服务,还包含着中国和非洲人民之间40多年的友谊,根据市场不断地变化,旅客的需求也不断变化,埃航也做出着改变。我们在中国不断地提升我们的机上服务,还有地面服务,我们争取做非洲最中国化的,或者是最友好的航空公司。

首先,我们有提供机上的中文菜单和中式的餐食,我们有专门的中文机组。目前已经有48位的空乘是专门服务在这个航线上的,我们还在亚的斯亚贝巴就是埃塞俄比亚的首都,提供中文的转机服务,56个非洲的目的地,均可在此转机。机场还有中国餐厅,为了更加的符合我们中国乘客的饮食需求,提供更加中式的服务。

网易旅游:“2025年远景规划”提出埃塞俄比亚航空要成为拥有7个战略业务单元领先于非洲的航空集团,这七大战略事业板块是什么?目前的发展状况怎么样?

莱德先生:埃航的2025年的计划,是指变成一个有竞争力的,然后有顾客至上的这样的一个航空集团。

这七个业务单元分别是国际乘客的服务,国内乘客的服务,货运服务,机械维修服务,餐食服务,地面服务以及航空学院。我坦白来讲到2017年我们已超前实现。

这个七个方面我分别来介绍一下现在的进展。首先国际乘客服务,我们的国际航线已经有95多个目的地,国内航线超过25个目的地。货运服务方面,我们是非洲最大的货运基地,也是世界上最大的几个货运航站楼之一。机械维修方面,我们现在已经提供飞机维修服务,且不只面向一些非洲的航空公司,也为一些中东的航空公司提供。在餐食方面,我们已经能够达到每天生产10万份餐食,不仅为埃塞航空提供餐食,也为飞往亚迪斯机场的航空公司提供。同时我们的地面服务也能实现埃塞航空的自给自足,也为常驻埃塞俄比亚的航空公司提供服务。最后航空学院,我们也在做航空机组培训,也是非洲唯一一个航空学院,可以同时容纳4000名学生,可以算是一个国际规模的培训学院了。最后我还是要说一下,这七个业务单元其实不只建立了很久,我们也在非常良好的步伐运营着,并超过了之前设置的2017年的目标。

网易旅游:今年是星空联盟成立20周年,埃塞俄比亚航空作为星空联盟的一员,您有什么话想说?之后埃塞俄比亚航空将如何加强与星空联盟成员的交流合作?

莱德先生:首先我代表埃塞航空为星空联盟20周年感到非常喜悦。星空联盟是我认为世界上最成功的一个联盟,他有20多家机场作为基地机场,在中国的成员有三家航空公司,是中国国航,深圳航空,还有今年5月刚刚加入的吉祥航空。埃航作为非洲最大的航空公司,会和中国在星空联盟的这三个成员结成非常有强有力的合作,形成中非之间最紧密最强大的航线网络。